陰天


陰天、公園,這組合總會令陳先生遇到一件討厭的事。他曾經對自己承諾過不再在陰天前往公園,但假日在家無事可做,陳先生還是自投羅網了。

草地的遠方懸掛上薄霧,像白色的雪紡窗簾將景物朦朧起來。仔細看,霧裏時時呈現漩渦,是一隻四條腿的黑影所造成的。牠追趕從空中墮地的餅狀物體。「是飛碟吧。」陳先生淡然的說。他沒有猜錯,霧中正有一位主人與小狗在玩拋飛碟的遊戲。

飛碟忽然衝出霧氣,降落在陳先生的跟前。小狗盡忠職守來叼起飛碟,不願離開,眼神像在發出某種邀約的信息。霧中人左盼右望,隱約看到寵物與別人搭起訕,便如剛才被飛高的飛碟那般順着風走出薄霧。「Frank!」女主人呼叫愛犬的名字,陳先生定睛在傳來聲音的方向,小狗也象徵式回了頭。

「不要緊!」浮動的霧把視野弄得不清晰,陳先生對着樣子模糊的女生說。說話的同時,陳先生走前了一步,這一步收回時感覺凝重,又略帶柔軟,「陰天,公園……」他重複着這四個字,意識到再度碰上最討厭的事。把右腳腳板朝天,糞便果然與鞋底融為一體。女主人見狀馬上喝斥小狗。「沒事沒事。」陳先生說,接着拿起Frank咬住的飛碟,往霧的方向拋,「其實我以前也想過養狗,總覺得自己跟牠們有緣。」陳先生說完,再舉起了腳。

女主人先坐在長椅:「坐下吧,我有紙巾。」憑經驗累積,陳先生絕對了解紙巾的重要性,他的褲袋亦有紙巾隨時候命,但他決定不拿出來,好讓這陰天和薄霧依舊騷擾他的假期。

陰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