晴天


「Frank!」陳太呼喊道。陳先生在奮力追趕,但小狗的回頭只屬例行公事,不消一秒牠便繼續奔往雌性的狗隻身邊。

「他們在叫你。」雌性的小狗說。

「我知道,但不用理會。」小狗Frank說。

陳先生舉起腳板,陽光灑在鞋底,讓他清楚看到了糞便,「又來了!」他說。陳太兼顧嬰兒車的同時,為陳先生遞上紙巾,嬰兒在車上笑着,「長大後別學你爸,走路要看路!」陳太說。「Frank!」兩隻小狗在地上扭成一團,陳先生上前跟另一隻小狗的主人致歉。兒子在車上不斷踢動雙腿,想母親把他抱起,也正值學行走的時期,陳太便順勢將他放在草地。小孩牽着媽媽的手,努力保持平衡,但走過兩步之後便跌倒。

Frank帶着牠的雌性朋友來到男孩身邊,男孩把Frank擁入懷中,穩穩的站着,接着Frank引領他步步前行。陳太和陳先生均屏息靜氣把畫面凝視,「左,右,左,右,左……一步,兩步,三步,四步……」男孩的手放在Frank的背,成功的跨出第三步,第四步,縱然偶爾會差點失足,但還是向前行走了。草地的一處隆起,差點把男孩絆倒,Frank的異性朋友及時來到另一邊,用背接住男孩的手,兩隻小狗的背部客串着男孩的扶手。太陽好像捨不得下山,為男孩與小狗填上金黃色,畫下一幅水彩畫。

陳太雙手掩着嘴巴,專注在這個時刻。「希望他將來不要像我一樣經常踩屎。」陳先生說罷,太太的雙眼彎成腰果的形狀,擠出了眼淚。

晴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