腳板底


眼眉跳代表將會有事發生,可是我從來也不相信這套說法,因為當事情準備來臨,身體的一個部分就會為我傳來信息。這先兆不來自眼睛,倒是來自我的腳板,一種撕裂般的痛楚。

例如在起跑之際,急速上樓梯的瞬間,亦有可能是以最平常的姿態走路,每個需要讓腳板蹺起的動作,都有可能閃出痛楚。腳板裏的筋絡會恍似斷掉,我得把動作停住,等痛楚慢慢消失。

上一次腳板痛,父親中了六合彩,但再之前,我試過痛楚之後被盜手機,所以這預兆到底意味會迎來好事,抑或壞事,根本說不準。

腳板突然又痛,同時間,天空下起大雨,雨勢大得驚人,如珍珠那樣大的水點連綿不絕的墜落地面,很快便水浸了。我深感不妙,因為今天所穿的是新鞋,質料不能碰到水,而從公司走到車站,卻只有這條正被雨水掩蓋的路。

我也不能再等,於是脫掉鞋,脫了襪,捲起褲管,踩入水裏。我記不清楚腳板的痛到底從何得來,我一路行,赤腳與路面接觸,被尖銳的石子戳着腳板,當年的場景漸漸浮現了起來。

兒時的我因為布鞋破了,便乾脆赤腳跑步,結果踩中破碎在地的玻璃瓶。一個跟我同齡卻成熟冷靜的女孩,當時用水幫我清理傷口,她說,腳板的痛會跟隨我一輩子,因為往後所踏的路都是崎嶇不平的。這說話,是我曾經無懼一切的動力,就似是明知道結果,更能奮力豁出去的姿態。

豪雨把我叫醒,填補我內心的洞,像青苔等到了潮漲的慰藉。說起來,這次腳板的痛楚是帶來了好事。

腳板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