藍罐


小學時期,我和志偉是好朋友。眨眼之間,我們就要升讀中學,而且彼此分別被派往不同的學校。

對於這次分離,我們隆重其事,覺得要進行一個約定,令友誼長存。我們模仿電影情節,互相給大家寫信,再準備一樣送給對方的禮物,放到藍罐曲奇鐵罐內,埋藏在公園的泥土。

我的視線打量地上的洞,知道如果要將罐保存得好,不怕風吹雨打,得再挖深一點。「我們能做的只有這些,接下來就交給上天吧。」志偉說。

我急不及待想知道志偉給了我什麼,於是隔天一早便去到公園,可是景象已不如昨天,志偉比我更快一步行動,打開餅罐。

翻出了罐子,見到裏面有一封信和口琴。他拿走了我送給他的禮物。信中,他說,今天要和家人移民英國,沒有守信十年之後才打開藍罐,是因為不知道何時會再回香港,叮囑我盡情去結識新朋友,他也會全心投入新生活。

口琴是我想要的,我說過想要一樣可以放進褲袋的樂器,口琴便很不錯,他記下來了。我將信件放回藍罐,把口琴放到口袋,把洞再挖深一點。藍罐終於穩固的埋在地底,我的雙手亦傷痕纍纍了。

十年後的那一天,我在考駕駛執照,未有準時到場,但之後我有去那棵樹下。昔日的泥土表面長滿綠草,藍罐是否還存在已不得而知。不知道他有沒有回過香港,有沒有用當年我所送的鋼筆寫情信給女生。還有,我很好奇,科技發達得如此驚人,怎麼志偉還未把我找到。

藍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