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友到此一遊


若一星期的七天,都是晴天,她會很不舒服;如果一星期的七天,有四天是晴天,三天是雨天,她會好過很多。她也不能接受單數的,萬事萬物中,她都想找出平衡點。冰箱的飲品排位,長期是兩罐兩罐的並排,稍為變成單數,便恍如一根魚骨卡在喉嚨那樣令她難受。

有位好友以前跟她這份性格很相似,即使很久不見,但終歸理念相同,她想朝夕相對亦不會出問題。所以好友重回成長地,想借宿幾天,她也爽快答應了。

客廳的擺設全以雙數呈現,兩個花瓶在飯桌肩並肩,相架兩個為一組於不同位置站崗,齊齊整整。好友睡前喝一罐啤酒,煮一包方便麵,她也趕緊打開冰箱拿出啤酒來喝,再多煮一碗麵。

「你還是和以前一樣啊,我做什麼,你也做什麼。」不過好友就變得不太一樣了,記憶裏,好友不會破壞那些雙數的設定。

獨留兒童在家中,有危險,獨留一個不再熟落的好友在家中,一樣危險。好友在家主持大局半天,很多雙數都變成了單數,等同名牌衣服被撕去標籤的寒意刺進了她。

「你總要適應的,每個人有不同的習慣。」好友喝着啤酒再說,冷淡得沒看她一眼:「我從離開你之後就變成單數了,習慣的改變都是迫出來的。」

「我喝酒,你喝酒;我食麵,你食麵;我能改,你也能改!」

她吞聲,忍氣,想改,但問着自己這是為什麼。

「你接受不了單數,便得接受單身。」好友仍是好友,解讀心聲的功力依然未荒廢。

好友到此一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