班主任


「一打開門,就看到客廳的窗戶面對海景,沙發靠牆放着,電視機在對面的牆上掛着,坐在那裏看電視真的很舒服。」永華從來沒有試過被同學包圍,形容着王老師家裏的模樣時,是第一次。

開學的第一天,王老師便把家的地址寫在黑板,說同學要是遇上什麼事,都可以到她的住處尋求協助。雖然沒有幾多位真的找上門,不過這見面禮均讓同學招架不住,馬上對新的班主任騰出好感。

黑板的地址,受惠最多的,是一位「風」雲人物。不是浪得虛名,他跟「風」有莫大的關係。每當他經過,揚起的風都是刺鼻且震撼嗅覺的,原因是他經常不洗澡。同學當時對物質未有太大觸覺,不以錢財論成敗,但亦會以儀容對他人評分。他的頭髮每天油膩發亮,白色的襯衫摺痕交纏又泛黃,同學都敬而遠之。

王老師的家門為各位打開,第一位作訪的,便是永華。「風」雲人物坦白流露,自己很少洗澡,是因為離家出走。家家有本難唸的經,他有家,但不想回,父親在家每夜吵鬧,他寧願到網吧,在遊戲裏通宵暢遊。

在王老師與丈夫的款待下,永華吃過很久未嘗的「三餸一湯」,洗了澡,留宿了一宵。自此,他不時也會到王老師的家過夜,兩夫妻不介意,都把學生當成家人看待,會趁夜晚給學生補課。

永華長大後每回談及中學時期,都很感激王老師,要不是王老師當日的作為,他的青春期不會健全,亦不可能當上老師。

班主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