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記的功能


七歲開始,子欣就開始寫日記。每一年,每一天,她都沒有偷懶,持續了二十多年。

時間回到習慣的開端,子欣會寫日記,是因為老師想學生從記錄生活的過程裏,養成寫作習慣。「陳嘉雯的爸爸給她買了一隻大大的啤啤熊,我也想睡房裏有一隻。」子欣把日記保存妥善,重溫舊日的筆迹,類似的句子不時出現。

寫完啤啤熊的那一頁,兩天後,子欣一睡醒,就有一隻巨型熊娃娃在身邊了。其後子欣每回在日記裏透露想要什麼,於能力範圍能給予的,父母都會送贈給寶貝女兒。

子欣發現日記有着願望成真的功效,便更加有毅力地寫。成年了,不像以前要讓父母知道所思所想,她問自己,為什麼還要繼續寫日記,畢竟寫日記一早便演變成有預謀的事。

談上幾次戀愛後,她就找到答案。還是同一個原因,寫日記,就是為了被人發現心聲。

不過在寫法上,今天和兒時的版本的分別可大了,以往她會用最直白的字句展示最坦白的感受,切合小孩子的率真。今天得加上幾分女性的矜持,想要一樣禮物,得說成並不在意,純粹有感而發,營造無欲無求的態度。

子欣覺得,沒有人能完全讀懂一個人的心,所以她一直用日記來透露想法。再過了幾年,子欣結了婚,發覺日記的效用喪失。丈夫說:「我是世界上最懂你的人。」幸福的子欣,嫁給了一位老實,專一的好男人,他既有追看她的日記,又堅定的相信子欣的每件事,信着日記的每一字每一句。

日記的功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