讀報


進到地鐵站,首先得拿一份報紙,好在車程中打發時間。他沒有留意廣告欄目,覺得這都是無關痛癢的資訊,不影響生活繼續運行。

連續一星期了,廣告頁的尋人啟事依舊刊登,雖然沒有特別留意,但他對數字格外敏感,發現尋人啟事的酬金一直加碼。他違反跳過廣告頁的習慣,托了一下眼鏡,仔細查看啟事的內容。

還以為是個老年人走失了,但一看照片卻發現被尋找的人年輕帥氣,梳着油頭髮型,劍眉星目,笑容不着痕迹的惹人好感。

「我看見你們的尋人啟事,想知道更多關於那個人的資料。」他掏出電話撥打,說話簡潔俐落,像對往後的部署胸有成竹。

「當然可以,麻煩你來我的辦公室一趟,我們談一談。」

看在豐厚酬金的份上,他答允見面的請求。「你有紙和筆在身上嗎?」話筒的聲音溫柔沉實。「有。」他的雙腿早幾年便開始不聽話,要用枴杖攙扶走路。好不容易走了一段路,他終於到達見面地點。

那是一家兩層高的大宅,以圍牆的建構看來,是家有後花園的獨立屋。他按下門鈴,馬上就有人應門,傭人面露微笑。「房子那麼大,酬金肯定有所保證。」他想。

負責人未出現,他留意客廳擺設。許多照片在桌子,窗台。相中人幾乎都是尋人啟事裏的年輕人。有些則是中年男人的照片,樣子有迹可尋,恍如是那年輕人變老的樣子。順序觀看,他看到自己最後一次旅行的相片,在葡萄牙的羅卡角。

「着報館明天把啟事除下吧。」廚房有把聲音傳來。

他再掏出報紙,定睛在那似曾相識的年輕面孔。

讀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