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窗


睡前或是睡醒,她都惦掛着閣樓的天窗,幻想終有一日有天窗伴着入眠,隨時觀星賞月。願望成真的日子不遠,她準備擁有屬於自己的睡房了。

父親聽見要求後,臉容出現輕微的扭曲,因為將閣樓改建成睡房存在一點難度。閣樓原本是雜物間,出入只靠一條爬梯,門扉窄小,改建起來,工程繁重。她相當堅持,拒絕父母安排好的房間,於是父親只好騰出假期,一圓女兒心願。

先清空閣樓的雜物,接着把內裏打掃清潔,再將拆散了的家具搬至上層,避過狹窄的進出口,在閣樓中重新組裝。兩天兩夜的工程,她毫不覺得累,她不要辜負天窗多年來的等待,得趕緊整理好一切,和它朝夕相對,但卻感覺到冷鋒來襲,吹散了昨天的暖和,寒意隨之泛起。

「受冷鋒影響,本周的氣溫將急降至五度……」電台廣播為冷鋒作介紹。父親說,今晚先別在這裏睡了,閣樓沒有暖氣,會着涼。「不行!」她立馬回應,女孩子的任性衝開閘門。

書桌,衣櫥和牀鋪終於在閣樓齊全了,她蓋着棉被,躺在牀上,與天窗對看,房間內有融不掉的冷空氣陪伴。這晚多雲,星星只在雲後若隱若現,月亮隱身在黑夜裏,默不作聲。她抖顫着身子,凝視天窗顯示的單調的漆黑,鼻涕開始流下來。

閣樓看似設備健全,但缺少她此刻需要的紙巾。她下樓,被溫暖打動,打開爸媽的房門,看見躺在牀上的父親未有入睡,眼睛張開,一臉在等待什麼的神情。「改晚再到閣樓吧。」

冷鋒打擾着城市,天窗又繼續一個人的夜晚。

天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