沒空陪伴


《今日阿婆金句Ⅱ》出版後,收到不少電郵,讀者們對書中文字有感,是我的榮幸,在這感謝。在芸芸讀者來函中,經常出現一個提問:芝,我工作事忙,沒空陪伴長者,該怎樣做?

每位都市人都擁有自己的難處,這是理解的,但我認為要讓長者感受到愛,時間長短是為次要,他們需要的,是注意力。就像天下人類,需要感受所愛的人的關注,好去感到自己「存在」。陪伴,是儀式;留意,是精髓。站在眼前卻不留意,大概都是徒然吧。在忙碌的日子裏(例如這陣子忙於《飲嘢叫埋卓韻芝One Night Stand》),我與婆婆相處的時間,有時整天也不到十分鐘,事實上,她也並非渴望我廿四小時陪伴在旁─當我閒着,她反而會疑惑為何孫女不用謀生,繼而擔心我的事業諸如此類。我發現她最快樂的時候,多是因為我注意她,無論是她的小動作(例如在咳嗽時偷吃曲奇餅),她的髮型(例如理髮店師傅將她後腦的頭髮捲得略欠自然),她所買的菜(「這尾魚非常新鮮哦!」)、她的睡房(「這張被子從哪裏來的?」)、她的娛樂(「今晚八時半播放《爸爸去哪兒》呀!我不再提你了!」)她的談話內容、她的襪子……她的世界。切實的關注,取代了機械式的問候。有時我感到,如果一些說話連說者吐出時也感到沉悶─通常是陳腔濫調的問候,那就是該略過的話;一些對方在接收時亦會感到你軀體存在而靈魂不在的話。

一旦明白自己被注意,感到身邊人用着自然的態度面對自己,才不致感到自己被嫌棄。注意、觀察,毋須花費閣下太多時間,隔着電話跟進也能。能夠付出時間當然更好,然而使他們快樂的,是你切切實實地看到他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