婆婆突發(下)


上回:婆婆的右眼白變成鮮紅,鮮紅部分突出呈血肉狀,立帶她到醫院。

計程車上,我命她不要八卦去看東西,要她睡在我的肩膀。路程上我思潮起伏,由於一周後便要舉行一連三天的棟篤笑,我在腦中逕自排好哪位朋友有空照顧她,甚至短訊朋友,輕鬆地問起她們未來數天是否有空。雖然我對婆婆的情況隻字不提;我的意思是,好友們,如果那夜你收到我的短訊,我當時是想起了你。我甚至回覆共事者的短訊,以免到達醫院時電話響起(大概屆時連按下「拒絕來電」按鍵的動作也會覺得是打擾吧)。我看着地圖,要確定司機沒有走錯路……車程上,我幹了所有自己該做的事。我想起自己是否懂得照顧瞎掉的人,如果婆婆離世,自己的人生怎算好……車程上,我想起許多不該想的事。

抵達醫院,朋友請來他的親戚─一位女眼科醫生來診症,在此深深感謝他倆。診症結果是眼膜出血:「她的確是爆血管,但並非腦部爆血管中風那麼嚴重。」查探下,得知導致眼膜出血的成因有二, 一是弄傷、二是高血壓。弄傷的話,反應是即時的,沒有下午弄傷晚上才爆血管之說。至於血壓高,則需要定期檢查,眼膜出血只需要給予時間讓病徵消散,「雖然我明白她的眼看來非常恐怖,但不是大病。」醫生為婆婆滴了瞳孔放大藥水,在等待藥水作用時,醫生問起有否帶同婆婆的眼鏡,婆婆搖頭,我拿出眼鏡,二人齊驚訝。拿出眼鏡時,我盡量避免婆婆窺見背包內的東西,因為我連住院用品、乾糧、護膚液也帶來了。醫生細心地幫婆婆進行驗眼,我悄悄找出計程車聯絡,希望婆婆在踏出醫生院時立即跳上車回家。當時已是凌晨。

回家,偷偷將所有物件放回原位,忽爾感到肚子很餓 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