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琴漫步


八個月了,中途曾有一段時間毫無進步,整個月無心練習(當時有耍花槍的感覺),氣下了,和好如初,提起小提琴,忽然有點進步,進步幅度極為微小,卻心滿意足。我在想,將來的進步的速度大概亦會如此緩慢。開始的時候,能夠奏到一首小曲已經很高興,由「懷疑自己連弓也不懂得提」至「奏出小曲」之間的進步比較顯著,講求基本的悟性而已,後來的所有,例如音色的準繩度,尾指的力量訓練,全是真正的苦練才能達到的成果,不是說你有點小聰明就能辦到。當天遇上第一個樽頸,將來就是在樽頸中苦苦緩步。或者說,那根本不是樽頸,而是路面收窄─第一道門檻給你輕鬆越過啦,將來的路,全是泥濘窄巷哦小朋友。天才們固然不會這樣說,明顯地,我不是這方面的天才。畢竟我並非任何方面的天才,那麼就保持耐性吧。

結果真是窄巷,每一個進步也極為微小,幾乎不好意思稱它為「進步」,慢行中,不退步已經心安理得。我竟沒有放棄。現在外婆連於電梯遇上住在樓上的鄰居,也被問起她的孫女是否拉小提琴。我笑說醜事傳千里,醜的當然是我的琴音。鄰居們,辛苦了,你們的耳朵應該還有好些日子要受罪。剛才又練了一陣子,依舊沒有進步,錯的還是錯,對的則有時也會錯。開始想到放棄學新曲,先將錯處根治,好吧。下周就跟老師提出這個決定。那些錯處,已經蓋過學習新曲的興奮,我不期待拉奏學新曲,倒渴望將已經學了的拉好。老師對我過分友善。事實上我還是不太追求進步;希望進步,但沒有追的心意。追,要用跑的,慢走就足夠,只是想確定自己沒朝錯誤方向漫步。關於人生可能都是這麼一回事。說來也是,我那麼個一級都不及的水平,竟然斗膽寫出什麼感想,哈哈,奏着琴,想到的比練到的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