婆婆的海參(下)


上回提到:婆婆非常愛海參。她經常想到海參,就像歌迷經常想到G-Dragon。每逢喜慶節日,她便會弄海參……抱歉,應該說,她•經常•想到海參,粉絲才不僅於節日才想到G-Dragon。婆婆是海參的粉絲。

有一次,她買了海參回家,失落地說自己被騙:「她給我一些壞的,我想自己選,但她不准我。」那麼為何要買呢?轉身離場便可以。她搖晃着腦袋:「我不懂得哦。你知道我不懂得這樣的。」她就是不懂拒絕別人;順從的類型。

這起心事困擾了她兩個月,整整兩個月,她沒動過那包海參,就像G-Dragon粉絲買G-Dragon門票時被騙一樣心痛;閣下大概可以猜想到她的缺失感有多嚴重。某天與她到市場買菜,她舊事重提,指一指某店:「就是這裏哦,壞了的海參哦。」語氣有點像小丸子。我抬頭一看,原來是我倆經常光顧的店子!天哦!事情多麼簡單!阿婆,為何你不去問老闆娘?她搖頭說:「……都已經買了。」我帶着她到店子,說阿婆投訴海參壞了哦,真好笑,老闆娘二話不說,叫我們將海參拿回去換。我領着婆婆回到店子,拿出海參,店員一看,說那不是壞了,只是有些海參比較白,店員索性叫婆婆自行從瓶子裏選來換。

好了。心結解開了,婆婆好愉悅(愉悅;比高興更徹底的「愉悅」),說了又說:「芝芝,你又想到請他們換呢!又有膽量這樣做呢!」

無論如何,沒有海參的兩個月捱了過去,現在家中又有海參。準確點而言,是海參冬菇腩肉。

(全文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