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大雨大


八月底舉行的《風大雨大One Night Stand》是我的第六個秀了。首次演出時,從沒想過自己的路會這樣走,更沒想過香港的路會變成如此這般,唯一不變的,是依舊獨個兒對電腦創作,自行修改,自行審批,導演編劇校對演出卓韻芝,然後在社交網絡發放海報,自己share自己;香港人的處境,自己share自己。

是次首度在旺角麥花臣演出,一聽到奶路臣街,說不如叫做「風大雨大」。拍攝海報時穿一條低胸裙子抵抗一下,面對風風雨雨,法律上用語所謂的「不可抗力」,港人只剩爛命一條,頭胸腹和四肢囉,我們還剩什麼?看新聞,感到風大雨大;在手機畫面撥一下,盡是風大雨大,風雨種類天天新鮮,荒誕之極,幸好我們還有腰背,還懂得笑。

開FB,帖子關於香港有多糟;開IG,圖片關於外國有多美,心裏不禁覺得自己輸在子宮裏,如果家母在生,也許她會跟我說I Feel So Sorry。跟朋友喝東西,每次的終結話題總是「移民去那裏啦,或者那裏啦」,說說而已,還是愛香港的,不過就算只是說說都覺得爽快,過個口癮都好像是心理治療,但手頭有幾多,你我走得麼?說完了,轉身回去撐傘子,外面風大雨大哦老朋友,I feel so sorry, but I am proud of you, buddy。

垃圾已經沖上岸,番茄變了「西紅柿」,選舉就是「我覺得」,這個秀的材料多了,可別忘記還有中女身份,單身者養頭貓這一,可以自嘲元素多了,現在只差在你想不想給自己笑,笑兩小時,精神爽利,重新儲波,好去捉精靈和坊間妖獸。

演出One Night Stand給我的最大感覺,是香港人其實好想笑,好肯笑,而且笑得好美麗,就這樣決定吧,八月底,我們去奶路臣街移民兩小時,吸吸新鮮空氣,自己share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