陌生


一位朋友問:你有沒有嘗試過於街上遇見熟悉的朋友或親人,跟他們打招呼,可惜他們沒看見你,反而冷冷地擦身而過?

當然。這種情況間中便會發生。

他們很冷地經過,彷彿跟你從沒交往過,對方就像一位普通的陌路人,冷漠的,遙遠的。那刻有種恐懼感。朋友說。

當身邊的人(尤其是關係密切那堆)不是用你腦海中對他的形象出現時,的確可以帶來一陣荒涼的恐怖。就像吵架時看見對方前所未有的猙獰目光,又或當對方談及別人慘況時的冷漠神情,再或目睹對方非常無禮地對待身邊的人,那種感覺是多麼陌生,而陌生的感覺又是何等強烈。

瞬間,你突然覺得自己原來不認識眼前人,亦看不透對方,捉摸不到對方。大概那同樣是因為,對方沒有用你一直肯定的形象在你眼前出現。

當你自問了解一個人的時候,對方在你的心會烙下一個既定形象,一旦有異,自會帶來震撼。世貿大樓、美國、五國大樓,都在我們的心中有了既定形象,要你舉再多的聯想詞也排不到下塌和戰爭,影覺與心靈上的震撼同行而來,迴響極大。

這,是真正的陌生。

遠望親密的人在街上步行,突然想起自己從沒見過對方默默走路的樣子;看着新聞片段,驟然發現自己從沒認識過這世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