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的故事


城裏,多少老人的故事,因為沒被正視而消失?每當聽到一個故事,我多麼慶幸自己是作家。

她的姓名,無人知道;就連姓氏也沒人知道。她年事已高,但切切實實是幾多歲呢?沒人知曉。也許公園裏有幾位晨運客知道的,如果刻意打探的話,該能夠收集到更多資料。畢竟關於她的事,是其中一位晨運客告訴我的──

她嘛,從前與丈夫住在天后,她說自己是老街坊。每個清晨,他們二人會一起到公園,把着鐵柱踢踢腿,伸展一下老骨頭。呀,還有,他倆經常拿食物去餵貓,公園裏有頭野貓,毛色好美,懂得聽人話的,我們都叫牠做「老鼠」,這名字也不知道誰改的,人人都跟着叫,喊「老鼠!老鼠!」牠就出來了。對,那個女人的事嘛,就是呢,後來,她的丈夫死了,政府就將她安排住到九龍去,好像是將軍澳什麼的,我記得是蠻遠的。

她每早依舊獨個兒從老遠的家跑來,去公園餵小貓,好像是犯法的,但只是頭貓嘛,好乖巧。不少人也會餵「老鼠」,但她最神心,天天來。有天,小貓不見了,不知道去哪裏了,我們也有找過,找不着。有人說被政府的人捉了,捉走野貓也不定,犯法哦,人們說。現在公園沒貓了。她還是照舊每天獨自來,拿着食物,一天一天,但「老鼠」沒出現,大抵是真的被捉了。死了?怎麼會死,好端端一頭貓,比我們更長命也不定。後來她沒再出現在公園了,沒有原因來了哦。也許她待在家裏?可能死了也不定,總之我們都沒再見到她了。

兒女?她好像有個兒子,還是沒有呢?這個你就得問林太。不過林太最近身體不好,進醫院幾次了。

她的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