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eelance之苦(上)


Freelance,最不堪入耳的廣東話翻譯,是「散工」──箇中不包含任何尊重,說到像無計可拖,唯有「炒散」。許多創作界從業員,拍攝隊、平面設計、web designer等等都以這種模式工作,無論是自己選的,還是勢道逼他們都好,不減他們的工作熱誠,以及奴隸式的苦處。當你身邊有位朋友半夜1:30還要跑到老遠剪片(或客戶忽然要求他們立即「修改什麼什麼」),便會明白freelance的奴役──有工作期間,他們基本上二十四小時被召喚。為什麼?因為他們被認為沒有固定工作時間,少了朝九晚七的規範,也就變成二十四小時隨傳隨到。如果沒回覆短訊,便會被視為「沒交帶,你係咪出嚟撈㗎」諸如此類。面對他們,客戶要求再苛刻,也不會感到難為情,反正不會一起坐在辦公室。因為他們是「散工」!

並非說freelance特別苦,畢竟每種工作模式各有困境,但有一種苦況,是freelance獨有的:拖數。一月完成工作,五月才出支票,這是freelance界司空見慣的例子。月薪制的人們,每月定期出糧(若你是亞視員工我就不知道了),企劃未完成,還是會出糧的。但freelance?

Freelance之苦(上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