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eelance之苦(下)


並非說自由工作者(freelancer)特別命苦,畢竟每種工作模式各有困境,但有一種苦況freelancers獨有的:拖糧──

而且拖糧被普遍接受;出糧的公司認為可以於一季後付款,自由工作者投訴無門,亦預期「必拖無疑」。半年後找數是司空見慣,壞帳個案滿街都是。

被一拖再拖,直至企劃中所有涉事人士都收到錢,獨坐家中的freelancer仍在拚命思考如何撰寫那追款電郵,催促之時還要感到不好意思。自由工作者花費許多力氣去記住自己在不同的公司接了什麼工作(因為太散),然後花更多氣力去苦惱那堆欠款。Moleskine應該特別設計一本freelancer數簿,格式列明:何時做,說過何時付款,催促過多少次,又結果在何時才收妥。合約上列明?徒然;莫非自由工作者付費找律師發信?這就是自由工作者經常被欺凌的原因。拖糧是極為欠缺同理心的行徑。因為大家不會在辦公室天天碰面,也就缺乏惻隱嗎?就是因為他「炒散」,沒機制保護,就盡量欺負嗎?

事實上freelancer理應是首批獲發工資的人士,因為他們向你付出額外的東西:信任。他相信你會發工資,相信你不會跑掉。在辦公室裏的月薪制一羣,工作再苦,亦不至於終日害怕公司不發薪水吧。懇請社會尊重freelancer。一位朋友跟我說:「太好了!那完成很久、很久的工作,終於發薪金!一定是他們心情好!」朋友看來很快樂,我卻看得很心痛;當freelancer就是如此,縱使被拖延半年,只要發工資,就已經覺得非常幸運。就像我們相約今天下午三時在中環見面,雖然我在街上等到凌晨三時,但只要你肯出現,我也應該衷心感激你。

Freelance之苦(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