寫作小癖


我會為了喜歡一個詞語而寫一篇文章。

沒有刊登的文章佔據大部分,都儲在一個電腦文件夾裏,那個文件夾名為「等待」。

在翻看「等待」中的文件檔時,通常感到茫然和尷尬。

我經常認不出那是自己所寫的東西。

外面天氣壞的時候,我寫作得特別痛快。

有時我會為了一句說話而寫作,那句說話通常在作品完成後被刪除。

我會在等待約會時開啓電腦寫作,然後變成遲到約會。

在多數情況下,我沒有辦法在提筆之前就清楚知道自己要寫什麼,而如果發現自己相當清晰,通常都會得出爛文章。

非常討厭用手提電話寫作,縱使只是一則社交網絡的帖文。

我認為創作短文(一千字以下)比起長文體更為困難。

寫作時,不怕冷,不怕熱,失去飢餓感,只會不停喝水。

最害怕的是在西斜的陽光下寫作。

遇上遺失在記憶中的點子,我總是自我安慰,認定那定必為值得忘記的點子。

寫作中途如果感到困倦,我會索性擱筆。

如果情況許可,收筆以後,我會待到翌日重讀以後才提交。

相比起早上,晚上比較難於認同自己的文章。

「我寫得真好」的感覺最多只能維持四小時。

寫作時我可以不停受到打擾,完全沒有問題。

每次提筆最多只能夠寫四小時,四小時以後撰寫出來的通常都是兜圈子。

肚子餓的時候寫作得特別快。

喝酒的時候寫得特別緩慢。

知道自己將要提交稿件的時候寫作得更加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