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十歲那年


女孩子發育完全,人生經驗卻還未到一半,對世界的好奇卻如滿瀉的水,生活充滿規限,心靈卻無比動盪。一天,妳遇上一位投契的少女,她和妳一樣好想談戀愛,好想找機會越軌,因為不認識世事而故裝蔑視世界。妳們之中一位爽朗大膽,一位溫柔被動,某天於街上為着無聊笑話而哈哈大笑,發現被旁人側目的樂趣;那種感覺是:世上的人多愚笨死板,只有妳們才懂得尋找快樂。

面對她的時候,妳感到知妳莫若她,二人在一起的時候很有安全感,妳們為建築與外面世界的圍牆而快樂。

一天,妳倆又在追逐調笑,瘋狂地玩耍之時,撞碰間兩人身體接觸,那可能是手與胸部的觸碰,也許是大腿與耳朵間的觸碰,但這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妳的感覺來了,是情投意合的情侶拖手的感覺?是初吻前奏的亢興?還是一見鍾情的人眼神相互接觸時帶羞怯的快感?妳不清楚,妳只知道,從她的反應裏,可以閱讀到她跟妳有同一種感覺。

妳倆用大笑來掩飾箇中的興奮和尷尬,歸家後,妳倆各自幻想自己可否走多一步,努力思索那頃刻間到底在發生什麼事。翌日,妳倆又見面,大家對該事隻字不提,內在感覺有變,表面如常玩耍……

往後,因着學業,因為戀愛,因為沒有任何原因,妳們開始疏遠對方,直至她搬家,轉電話號碼,也不需通傳一聲……但而妳知道,這一生也不會忘記她,那一刻,成為妳倆之間永恆的秘密。

二十歲那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