終點前某處的聯想


我愈來愈不相信解釋。

倘若人生本是缺乏實報實銷的上文下理呢?如此一來,上一章跟下一章的轉接能否輕易被通順地解釋過去?或,人生彷彿某種機械性的齒輪結構,有着其扣合的時機,可惜只得一雙眼睛、一雙腿、一個腦袋的人沒法接收所有資訊,也就難以理解呢?或,生命就是隨機的碰撞,根本沒有條理可言呢?或,所有解釋都合理,相信的話就是真實呢?教我如何篤信一己能力範圍內的解釋?

在加拿大卑詩省的深山裏,我忽爾想起自己怎麼會變成現在「如此的一個人」,毅然背着60L走六天的路,並且心甘情願?是因為我經已受夠商業社會的你死我活嗎?是因為荷爾蒙驅使嗎?因為雙親身故急於找尋救贖?因為我曾經意圖自殺自此渴求在大自然中找尋生命的真諦?因為作家總是渴望參透人類的處境?因為有閒錢就幹些別開生面的苦行?因為曾經在櫟樹下感悟到神的大能?因為我選擇透過勞力獲取的平和以便體驗神的恩典?因為一切皆為神的旨意?因為自我過盛需要依靠殘酷的自然規律喚醒謙遜的美德?因為生存的本能跟長存的孤獨感非常匹配?

所有解釋都說得過去。僅解釋而已。

若果足夠坦白的話,只能回答:我不知道;我不知道為何今天變成「如此一個人」,思前想後,老實不知道。

也許沒有特定秩序或解釋可言。生活無章,而我們只剩下比喻、隱喻、聯想。

終點前某處的聯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