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動力


想來想去,覺得這個榮譽應該歸於運動;也許這才是運動給我最意想不到的影響──

近年感到自己的行動力大為提升,不再喜歡拖延推搪,此改變在生活的細節中盡情顯露,譬如說,歸家後要洗澡的話,會立即進浴室,從前會先在沙發躺一會,抽根煙,磨這磨那,弄得滿心自我憎惡。譬如說,需要電池,一想到要更換衣服下樓去買,就感到阻力重重,拖着拖着,現在不會了,有需要,轉身就出門。從前,敷完面膜不想洗臉,洗完頭拖延着吹頭,可謂種類繁多,連東西掉落地上,也不想立即拾起,會因為需要轉換動作、需要俯身,而感到「是一回事」,腦袋發出「唉」的聲音。賴牀的壞習慣逐漸消失;知道要出門了,就下牀了。感到餓了,就下牀了。我將這稱為行動力、執行力。他人在場之時,有了朋友作為比對,我的這個特點更為顯著,譬如說,飯至中途發現需要檸檬,大家還在討論是否需要去買—實情就是耽擱,我立即起行,朋友問要不要人陪哦?天殺的下個樓都要人作伴,我心想,但我從前亦如此,覺得有人陪伴才能抵銷執行力的缺失。又例如,眾人佇立街頭,疲倦地瞧着天橋,覺得走樓梯累人,我看到他們耽擱,不盡然因為我心急,換轉是從前,我們只會一起凝視天橋。

運動應記一功,雖然從沒曾聽聞人家提及運動有此「副作用」。駛動軀體不再是一回事,肌肉有了力量,也就毋須越過與軀殼和解的一關。身體處於準備行動的狀態,能夠與想法協調,不用刻意呼喚它,身軀沒有了聽命感、奴役感,走起路來,感到雙腿的自主,而非「我叫腳去動」。

我認為榮譽歸於運動,或者成長。

卓韻芝行動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