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感無感


有感無感,才是硬道理。

有感兩個字,常常在台灣論政節目聽到,印象最深刻的是馬英九初任黨總統時,都在說,民眾對他的施政無感,還舉行過不少有感度民調。

對,動機再好、辦法再佳、說法再動聽,草民感受不到自身有何變化,一樣是白搭。也不對,施政講成效,成效未必一時間可以見到,草民未必有遠見,也無耐性等到政策生效,等到生效時,也未必感覺到有受惠。施政者目光比政治素人長遠,在理論上說,說說而已─不公平啊,有功無功、有用無用,豈能憑感覺?是不公平,民望若講理性,當年現任特首何以還會有不錯的分數?

樓市出辣招,民眾有感無感,跟有效無效可以全無關係。招數一出來,第一二三四天,只要有個別偏低成交出現,又經有心的媒體大報特報,就有感了。至於長遠有無壓抑到樓價,那不是一時三刻可以看得見的,到時候,再說。草民不拿數據判斷,只在可接觸範圍內感受房價有沒有比前沒那麼癲狂,你不能說他們目光短淺,長遠?連政策都是一時高興,誰高興做個知道分子?知道不如感到,有感覺到才是真實。在真實面前,你無感,是你沒那個福分。

又說政策政事,說到無感了,讓我們今天天氣呵呵呵。十七度算不算冷?那得看你在香港還是在別的地方、你身體狀況如何、你心情如何、你之前做過了什麼吃了什麼,否則,你知道是十七度,你卻感覺到像十三度那麼冷,天氣報告也就沒意思,反而是個讓人傷風感冒的陷阱。所以後來就有了有感溫度,機器測量到幾度,跟人體有感溫度可以差很遠。

我知道氣溫不冷,猶如我知道某人對我應該不錯,但我感覺不到,對我好,除了欠人家一個感激之外,我的好處呢?愛情關係如此多糾紛,也不外乎是感覺分子與知道分子在鬧矛盾。我對你整個人無感,知道你有多愛我,也無補於事,暴殄了天物也沒法。

曾聽過一句好像是至理的名言:他沒有用你認為是愛的方法對你,並不表示他不愛你。

我知道這很有道理,但是,愛,不是方法學,他用他那套,不管對錯,若你不受用,還要學習這樣被愛就是幸福,要知道自己其實應該很快樂;要感覺到很滿足,萬一他的方法用錯了對象,對你不合適,只要知道他也是愛你的,那就,那就夠了,也就言盡於此了。你可以改變自己,去適應他愛你的方式,如果一樣無感,就對他感個恩,道個歉吧。

有愛無愛,有效無效,有知無知,有時就只是有感無感那麼簡單。你不服氣?我沒感覺到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