享受乞食的黃金時代


久違了。前任特首曾蔭權又再見報,退任前、不遲也不早,剛巧被揭發的貪便宜醜聞,會否遭到涉嫌貪污檢控,不久便見分曉。

不久,究竟是多久,律政官員的回答沒能令查詢的議員滿意,多久兩字,卻令人欷歔。久違了的曾爵士,其實也只是卸任兩年,卻已恍如隔世,彷彿連那些小便宜到底有多大多小,不經報道重提,幾乎可以當全新黑「材料」看待。

是的,當然像隔世,兩年前,我們管這些內容叫「資料」;換了個市長,外國勢力有份參與的證據,也換了個說法,叫「材料」。「我們可以從這些材料中看出了端倪。」陰功,這個市長是什麼材料,不如叫書記好了,不如直接加個黑字在「材料」前面好了,別具中國特色的那套語言,豈不省事,端倪畢露?

多虧了曾前特首,像一個人肉鬧鐘,喚醒我們,真是低處未算低,而一山還有一山高。

曾特在任時以小家子氣馳名,氣場不足。在立法會與議員對質時,擅長黑面。如今這位,氣場極盛,盛到可以凌人;臉不常黑,卻陰晴不定,那個僵硬的微笑,比黑臉更陰森。前任望之不似人君,現任簡直有君臨天下之英姿,煥發起來,某些場合的霸氣,你以為時光倒流六十幾年,那金紫荊廣場堪比天安門。

常有人說,香港人善忘,看到老董,就自動寬容上身,憶苦思甜時,覺得這廝縱有千般不是,也是個勤懇老好人,忘了亂闖八萬五、強推廿三條。不,這不是善忘,減排煩惱,有對比法,想起往日更難的苦難都熬過了,現在這一執鴻毛算什麼?可惜,現在是逆對比啊,試問我們怎能忍得住,非常沒出息地,以如今口中的砒霜,來自慰一番,從前那一坨屎,實在有糖漿味,只是那是身在福中不知福,不,是身在泥沼不惜泥。

以前看不順眼小家子太庸碌無所作為,浪費了香港許多機遇,直到碰上個大有為的,來個開天闢地,才委屈地相信,蹉跎歲月零進展,原來竟比搭錯車,一日千里往死裏衝強多了。

人啊,真是要半截身埋在坑裏,想像力、自慰力、一切善良美好的願望,才忽地拔高。嗯,那貪曾呢,看似一個小眉小目打工仔,其實是故意一事無成,因為本來要他成就的,就是融合換血的大業啊,所以,畢竟,是政務官出身,有條底線……實情,局外人已無可稽考,而底線可以愈推愈過。過了,如果不想奮起反抗,就繼續回想不堪的往事是如何美好,比較一下遭迷姦與被強暴,到底何者更幸福。

現任特首有許多逆貢獻,其中之一,多了許多無端留戀的回憶。恍似無家可歸時回味家暴之甜美,到無家可歸時,又可以慶幸還沒有關進牢獄裏,非常享受當下乞食的黃金時代。現在是最壞的時代,也是最好的時代,原來也可以如此解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