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孔子下跪磕頭,否則……


世上居然還有這樣的學校,要學生每天卯時天半亮就起牀誦讀《道德經》,還要求學生向孔子像磕頭,也會組織學生每天分時段唸《孝經》《論語》。下跪與晨起唸經,在那當學生,更像在修道院寺廟做修行者,難得。

向來不反對背誦,如果那是放於何時何世的好東西,哪怕你年幼無知,不求甚解,唸口簧也會日子有功,現在記住發音,日後想起內容。嚴師出高徒,嚴校出優生,如此有紀律,唸的又是我中華文化精髓,若真能上腦入骨,也罷,儒家文化即使有過時的、有迂腐的,只要能做到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,有助公德,對社會對世界也是場大大功德,難得。

至於日後會不會習慣跪拜,膝蓋骨質特別疏鬆,善於磕頭,頸椎不夠挺直,難說,有得必有失,有利必有弊,死啃孝經論語,有此後遺症,就看自己修為了。

可惜在只見圖片,無影片可觀,不然,看那千人叩頭如搗蒜的場面,一定很壯觀,再穿上漢服的話,就是宮廷劇的氣派陣仗。此景難得,更難得是有份被迫跪拜的學生,也懂得怨聲載道,其中一個講了大實話,說自己猶豫了一下,之後,便也跟着其他人一起搗蒜。是的,集體迷信就是這樣形成的,你一個人意志不堅定,但見人人如此,跟大隊確保安全,站錯邊的機率偏低,也就人拜我拜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一個人拜觀音未必能保你富貴,跟大夥兒拜跟領導拜,不問拜誰,比拜關二哥更能保平安。何況,沒有跪拜的學生會遭到校方在大會嚴厲批評,人為求自保,不得已做一些不願意的事情,也是十常八九。這一課,如果上述三經都沒有提及,早一點也在高中時學會,也就值了。

該校校長,當然不是省油的燈,你以為要學生唸經,是要懂得儒家的仁義禮智信,道家的清淨無為?不,據報,校長有言在先,讀經能上北大清華,學渣變學霸,學霸上清華。真峰迴路轉,以為像修道院,卻原來是我要上清華的雞精補習班,只是不知那三經什麼時候變成了考科舉的必讀八股文。

對於學生家長有意見,校長回應任何事情都會有不同意見。看,多現代,多開明,但是他又認為跪天跪地跪父母,是文化傳統,與封建無關。封建時代的文化傳統,能與封建無關,那即是說,這是當代從古時汲取過來的文化。

的確,孔子這樣一位先賢聖人,非叩頭不能表達敬慕之情,更何況當代的聖人,你心裏不大景慕,頭沒有實際磕穿地磚,姿態上行為上也要有叩頭跪拜的效果,不然,批評大會等着你。

像這樣的教育方式,像這樣的學校,應該不止一家兩家,奇葩應該還有更奇的。香港教育政策陷入悶局,難怪市場帶同教育局長往深圳取經,說要多多交流,分享驚奇。施政報告說了,中小學生起碼要北上搞一次交流班,如果有緣跟這樣的學校交流交流,才算長見識,開眼界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