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歲犯人


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主動權在我手。我若犯人,人會不會犯我,始終有段日子微微忐忑。我若犯了人也不自知,若那人來犯,也免去之前一段惶惑。當然,一切還看那人秉性如何,是不是個記仇的。

可惜太歲好像不是一個人,你將遭遇到什麼,無從推測。只知道十二生肖中,每年都有接近三分一有多的人,無端犯了太歲。若不知道犯了,如上所述,簡單,要過的日子還不是如常過。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瑣瑣碎碎的如意夾雜着不順遂,求不得以外偶有意外收穫,事後回顧流年吉凶,除非真鬧出天大事情,否則真會想來想去,也想不出那年犯了還是沒犯。

太歲易犯,但又不見得有多難解難纏,去攝一攝,原來又變回沒事人一個。大抵如此兒戲,每年排隊去要求和解的人,也不知道有幾個是真心怕太歲犯不得,再而真心信這樣拜拜神燒燒香就萬事大吉。如果個個犯人,到廟宇打個轉就無罪開釋,太歲豈非太沒面子。若此事與天文星象五行有關,集體把煞擋了,把運改了,逆天文而行,會不會亂了天象?

沒那麼簡單,也最好別那麼省事,不然堪輿小師便平白少一個用武之地。所以,少一事不如多一事,還是有一大堆宜忌編派出來。

無意中無聊地看到一個小師贈給太歲犯人的忠告:財運不佳,要持盈守泰,若覺得在本地發展停滯,不妨主動申請調職外放,離港闖出另一片新天地也未可知。

我看了覺得很辛苦─才忍得住不笑出聲來。持盈守泰,其實大部分時間對大部分人都用得着,嘩,你今年犯太歲沖太歲,問你怕未?怕,那該怎麼辦呢?持盈守泰囉,呸,如此而已,亦一向如此。但是,既然要守,怎麼又可以勞師動眾,主動出擊,離開自己老巢,是什麼樣的持盈?這忠告看來只照顧上班族,自由覓食遊民以及老闆級數,似乎可以不屑一顧。

不顧就別顧好了。即使多疑善信,太歲來犯,未必要煩。比如說,一個賺錢買花戴的閒人,財運不佳,不外乎不戴花,把閒情寄在不用花錢的玩意上,連買賣花朵的氣力都省了,時間即金錢,怎麼看,都賺得更多,實在犯不着為這太歲犯愁。

又比如有人早已不堪工作疲累,一直狠不下心休息,再熬下去,必然落下病根,不得善終。只因沖了太歲,太歲暗中做嘢,讓他事業財運兩空,誰不知反救了卿卿性命。

太歲犯人,應知吉即是凶,凶即是吉,這應該比空即是色色即是空這枝籤好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