控與粉


台北市長柯文哲上任剛滿百日,已經把台北鬧翻天。三個月以來,揭開藏在石頭下螞蟻窩的效率很高,得罪人說錯話的頻率更高;凡事親力親為,自言是個酷吏,對人要求高,對自己近乎苛刻,結果勞累得要把從前在台大用的摺牀搬到市政府的辦公室。

以上作風性格,跟大清皇朝撥亂反正的雍正皇帝有七八分相像,更加上在議事地方貼上「一堂和氣」四大字,簡直是雍正所設軍機處橫額的翻版,所以,在一個記者會上,有人問他,你是雍正控嗎?

柯文哲聽不懂,記者跟他解釋,控,就是粉絲。無端成為了雍正粉,柯文哲表情有點莫名其妙,回答也聽不清楚。雍正有粉絲不奇怪,不過,作風相近,甚至效法雍正為政之道,就成了粉絲,未免無辜。

把一個人視為偶像,總帶着愛慕,某某用過某品牌、代言過某東西,粉絲即時照單抓藥,用在自己身上,不講理由條件,這就是傾慕,迹近愛情。偶像與榜樣之間,應該還有一段很大的距離,誰被安了雍正粉的名堂,說你傾慕雍正,是值得翻臉的。

那記者臨場把控翻譯成粉,雖然合情,卻也不合理。粉飄忽無定,說來就來,說去就去,比較自由。別以為粉傾慕偶像,在機場等等等、動不動就激動得哭哭哭,忠貞得似失心瘋,正因為像愛情,來時不講道理,去時更不需原因,粉末說散就散,隨風追逐,偶像替換如衣服─如果那偶像只有讓人不理性的本事。

控比粉堅固,比粉更不能自控,粉穿身上的是衣服,控被套牢的是鐵甲,等閒動彈不得。比如說,顏控,一旦加入樣貌協會,以貌取人,以美顏為最高準則,不是說退會就能退。

最流行的是手機控。手機控離開手機方圓十公分範圍,幾乎活不成,一旦踏出家門,忘了帶手機,當然不辭千里打道回府,即使一時接收不到訊號,也會神不守舍,哪怕天下其實沒有太多非看不可的信息,錯過了就會折壽。病情嚴重的手機控,明明已經不堪一天叮叮叮又再覆覆覆的負荷,到晚上歇息時,依然耐着神經衰弱,把手機放牀頭,相伴入眠。

粉們臉上糊塗,心裏明白得很,假如苦裏只剩下了苦,就會擇善而不固執;手機控呢,他們嘗不到半點甜頭,也回不了頭。友情愛情人情生活生存,全在裏面了,在那裏獲得了全世界,也只能在那世界裏活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