虐魚事件


薄待水族箱裏的觀賞魚,受千夫所指,可以理解。

新年花市過後,有個賣撈金魚遊戲的檔販,把賣剩的幾百條金魚,隨便扔掉,一灘金魚活蹦亂跳,場面殘酷,有心人收拾急救,再從網上呼籲有心人領養。領養貓狗兔子每天進行中,魚也要找人收養,倒是新鮮。魚跟主人沒感情可言,把牠們放水缸裏,送到金魚街,應該也不愁着落。反正這些小金魚的下場,是從一個魚缸,活到另一個魚缸裏,然後等待患病,也算得上自然死亡。

食用魚呢?

最近有家海鮮酒樓忽然連續幾天沒開檔,烏燈黑火中,路人窺見魚缸中幾條青斑及一尾大龍躉無人理會,呈奄奄一息狀,最後驚動警方,由海洋公園把魚帶回去急救。據報,這酒家可能干犯虐魚罪。

我明白人對所有活生生動物,都有惻隱之心,特別見不得掙扎場面。 你可以說,金魚被扔在路上魚鰓痛苦開合,是毫無必要的慘劇,有些人吃魚吃到把滾油淋熟魚身,邊啖其身上鮮肉、邊讓彌留的魚頭張着嘴巴作天問狀,更是變態得多餘,惡毒程度跟古時行凌遲刑,在人身上片上千刀的所謂魚鱗剮有得比。

不過,魚,在街市在廚房的砧板上,活活遭刮掉身上鱗片這種喪盡天良的事,千千萬萬宗,每天都在發生。這名副其實的魚鱗剮,是不是因為有必要而不算虐魚?下這個毒手的人哪,一般都會先往魚頭暴打一頓,讓其昏迷,減輕刮鱗之苦。別說那魚究竟昏迷到第幾級,有無知覺,頭部遭重擊,怎麼就不算虐待了?

這樣的習俗,大家相安無事,理所當然,然後,海鮮酒家裏的魚,在魚缸裏無人理會,怎麼竟然就忽然鬧出虐魚風波。我也是養魚之人,不會歧視魚之腦細胞神經不夠發達,亦重視牠們之幸福感。但據我所知,魚,在一個運作良好的魚缸裏,不餵飼一個月,也無關生死,他們的飢餓感,會從水裏的微生物得到滿足。上述酒家虐魚事件,除非是店主連電源都截斷,魚缸內的過濾系統停止運作,才致於弄得魚不聊生。老實說,養在酒樓缸裏的魚,有幾曾生意盎然過?說那幾條得海洋公園拯救的魚,給折磨得體色變斑白的大愛人士,一定沒看清楚正常海鮮酒家的魚缸,身處那種環境,魚身掉色是必然的。

魚也是動物,雖然冷血,又傳說記憶比較短,記住了轉眼又若無其事,然後又再循環;虐待動物自然有罪,魚感受痛苦感覺若只是一瞬間,又跳到另一個瞬間,應該比貓狗輕一點點吧。不過,愛護動物之情,覆蓋範圍愈來愈廣泛,早晚是會愛護到螞蟻、蟑螂、蚊蟲身上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