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世界的正能量


會對靈異事成癖的,享受隔着一層紗看正常狀況下看不到的演出,介乎安全與冒險之間,得了爬雪山潛深水之樂,而無生命受威脅之苦。除非着迷到親自入局,比如玩碟仙,嘗試與冥界接觸,這已經不是單純鬼事粉絲會做的事。

萬一真有異物現身,非專業靈異界人士恐怕不會再逗留現場,過去渴求的恐怖感一旦成真,從此可能恨不得與鬼片絕緣了。這跟夢想成真之後,覺得不外如是的幻滅感相反,是存在感太實在了,從來就只愛疑幻疑真,在真相面前慌忙竄逃,會一路喊着一則經典分手宣言:這不是我要的幸福啊。

鬼迷不外乎貪圖刺激、神秘、懸疑,推理小說也有一樣功能,不見得松本清張書迷,同樣愛看聊齋誌異猛鬼集;幽浮迷外星人粉絲,與鬼迷的交集應該比較大,都是樂於踏進人類科學未能證實的異域。

同樣的異域,又有一點差異。幽浮圖片、探索宇宙奧秘的紀錄片,是瑣碎煩惱的暮鼓、人生難題的晨鐘,一看就敲醒了什麼太空牀墊上的美夢與惡夢。所有未解決的,還有什麼好解決的。宇宙銀河無論有無高智慧生物生存,光是幻想置身其間,體重就會下跌,整個在地人生都輕於鴻毛,與地心吸力無關。

宇宙太空是個讓人向前看的迷離世界,鬼世界是往回看的,雖然說,靈異探究也是未知的領域,可如果相信鬼物是往生者的化身,從問蒼生到好鬼神,就是一條往回追索的路。

凡人覺得最恐怖的事情,未必是手上的房子鬧鬼、持有的股票化為壁紙、失戀失業失婚,甚至絕症,固然難捱,在痛與怕之間,最無解的恐懼,應該是人死,即如燈滅。沒有了,什麼都沒有了,還有什麼比這更恐怖的?

這時候,鬼事就如一盞燈,看,人死後還可以做鬼,有知有覺的。然後,那些輪迴啦,投胎啦,轉世啦,下輩子啦,就添了幾分逼真度。鬼迷可能自己也不曉得,我也不肯定在潛意識裏有沒有這個想法。你怕死,死後就灰飛湮沒?沒關係,多聽一點鬼故事,愈真實恐怖的,就愈安心啦,這叫以毒攻毒、以恐制恐。

基督天主教的鬼就沒這個療效,都是撒旦誘惑人類的邪靈,但是有另一種福利,信主得永生,就不用依靠恐怖的鬼來嚇退怕死的心魔。

所以,鬼世界是往回溯,同樣也向前看,是人類大大明燈一盞,正如冰架溶解、洪水將至、環境崩壞、地球末日,你一頭埋在太空裏,就好像尋找到一條後路,跟人死後還有下世一樣,人鬼之間,還有一道旋轉門。所以我說,鬼迷鬼事鬼世界,其實陽光起十足,是正能量的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