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致亡子書


台灣反課綱學生運動,終於鬧出了人命,一直站在最前面的林冠華同學以自己生命製造最後一股反抗力量,用他選擇自殺前跟同學在line上對話的說法,是想到了一個可以讓輿論沸騰下去的方法,逼政府不得不回應。

站任何立場從任何角度,不管有沒有實質即時成果,都沒有人會贊同用一條命去爭取實現理想。前中大校長就港大學生衝擊校務會事件撰文,教訓年輕學生:「如果這些人真心相信他們自身的正義,他們應該願意為他們的信仰坐牢,就像金大中、曼德拉與曾德成一樣。」看到這一段,心寒之餘,更覺心傷,天下間還真的有些人,對不公義的牢獄麻木不仁,以致認為爭取公義(至少是聽從內心呼喚的公義),坐牢是必然的,沒做過冤獄,還不夠資格喊冤。那麼人命呢?現在是幾世紀了,只不過想讓社會進步,甚至只是不想倒退,那些袖手旁觀的冷血人,難道還要看見殉道的烈士不成?

先放下政治問題,關於世代鴻溝,所有不理解年輕人想法的大人、認為參與運動的學生都是受傳媒政客影響煽動的人、望子成龍的家長,不妨看看林冠華母親事後在臉書上一篇文章,哀悼中有反思,我冒着騙稿費的嫌疑,全文照錄如下:

「我文筆不好因此沒辦法完整述說冠華是怎樣的孩子,我試着說說吧。

從小冠華跟我感情最好,在家裏最能包容他的是媽媽。

冠華是特別的孩子,他在國小六年級是班上第一名,國二之後就常在問我讀這個沒意義,讀那個考完就忘了了,讀了也沒意義,有些讀了以後也用不到,就為了考試很浪費時間。

上帝怎麼給我這麼特別的孩子,我幫不了他勉強不了他,他是一個完全照着自己意志的孩子,去衝去闖,使命必達,要求完美,我無法以傳統方式說服管教他,偏偏我們家庭很傳統,因此衝突不斷,他永遠達不我們的要求乖乖讀書乖乖上課有個好成績,上課無聊他也不想勉強自己,直接去找他想讀想看的。

我想無法達成傳統要求是他挫折感和他內心衝突的來源,覺得自己不好不努力對不起我們,他常常說他很聰明智商142,但我們做為父母親總誤會認為他聰明沒用對地方。

現在我才知道他用他的方式,讓自己發光,他堅持做對的事,他想辦法讓議題被重視,這次我和爸爸看到他有這麼多好的朋友,願意繼續完成他意志,超過父母想像,超過所有人的想像,我充滿驚訝,他用生命讓輿論沸騰。

他不是可以被政黨左右的孩子,他完全不盲目,他忠於自己意志,並且有追尋者。

冠華,原諒媽媽,我誤解你,讓你過去承受壓力,把珍寶當蠢材,現在我才知道你對理念的堅持和行動力。

有病的是這個社會,是大人,是我這種被洗腦過的家長,你就是個小王子永遠有純真的思考,你的使命完成了,讓輿論去沸騰吧,讓我們這些被洗腦過的成人去從新思考吧。」

政府裏的成年人,不是說要「搞」年輕人,要搞好年輕人工作嗎?看完之後會不會有點臉紅?做什麼都總為子女好,無不是的父母,讀完了,有沒有更珍惜平起平坐,互相摸着心表白的機會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