般咸道老榕樹謀殺事件


般咸道上的百年榕樹,死相很慘烈,如遭梟首後在路旁供人憑弔,曾那麼鍾愛,如今只剩一排樹根,我們有一個都已經嫌多了,這些樹根就不怕影響市容嗎?

我的意思是,這不正正是另一種暴力救市的傷痕嗎?不覺得難堪嗎?之前已經有一棵倒塌啦,傷了人啦,剩下那幾棵也有可能會倒下來啦,會死人啦,怎麼辦啦,全都砍掉啦,這樣,就不存在樹木會砸人的空間啦。而且颱風有可能會來啦,風還沒吹來,先斬為快,這次風沒吹來,總有一次會刮大風的,一次性劈掉隱患,人的政策走在大自然前面,多有效率。

依照樹會傷人的邏輯,以官僚心態辦事,首先市區就不應該植樹,好的,既然說要綠化一下城市,種就種唄,萬一有什麼危險,砍就砍唄,千方百計營救,要多做好多工夫,又未必確保安全,萬一真出了事,自己要擔待,現在殺伐果斷,頂多遭愛樹之人罵一罵,一陣子就過去了,總有另一個新議題,由別的部門捱罵的,輪流出問題,這個,他們不擔心,我們也不會懷疑。

據該區區議員憶述,七點鐘收到當局通知,八點正準時行刑,大喊刀下留樹也來不及,議員也不是專家,難道真要抱樹死諫不成?算計的如此準確,就是要議員以及什麼樹博士別來阻礙打擾。區區幾棵樹,還要跟你們商議研討諮詢,犯不着。難怪有人譏諷樹木辦,只是把樹木法辦,面對一棵生命,若出了毛病,他們唯一的解決辦法,就是即時人道毀滅。

官僚看樹木,就如冷氣機。你們說要市肺,樹木可以降溫提供氧氣,就多添置幾部,不夠的話,加大匹數。像懸掛在外牆的舊式冷氣機,若構成公眾安全,便即場清拆。但是我怎麼看都覺得許多釘在老舊牆上的冷氣機、橫跨馬路上的招牌,好像比樹木危險多了,為萬年安全計,怎麼不一併清楚乾淨?

都是樹,我不歧視樹,如果是政府刻意種植的幼樹,也就算了,這次被斬首的百年老榕樹,在路還沒有變成馬路,那道小小圍牆還沒出現的時候,樹就長在那裏。百年老樹,不能複製,你要重新播種,還原,再等下一個百年吧。

與港大校友以及祖居在那兒的朋友說起,都唉聲嘆氣,少了一道回憶的風景。風景也罷了,風氣比較嚴重。般咸道老榕樹謀殺事件,反映了管治這思維,有那麼多人不滿政府,是教育出問題,要清除教材上的毒草,港大學生那麼多聲氣,是港大出問題,要把熱衷於提出問題的危險分子砍掉,就沒問題。所有有意見,會影響社會太平的人,都是那些老榕樹。真是樹猶如此,人何以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