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迹真的就這樣給洞穿了?


台北華山文創園區有「真相達文西。天才之作特展」。

這真是個特展,特別之處,是只有一幅達文西作品展出,其實這是意料中事,最特別是,只有那幅達文西被玻璃罩保衞保護,其他天才之作,是真正公開參觀,畫作掛牆上,下面只有兩吋高平台,距離觀眾走道大概六、七呎不足。

結果,一名正常跟大隊走的男童,人擠人之間,很正常地一下走神,往展品方向仆倒,正常反應,用手往掛畫那面牆借力,一挨,那油畫即時給洞穿了。

穿了,大眾的疑心也打開了。媒體說得陰陽怪氣,那油畫「號稱有四百年歷史,價值五千萬元」,號稱,意即未經第三方考究,年份與價值,由主辦方說了算,用心不可謂不壞。網民更不懷好意,立即起底,發現這幅名為「花」的畫,網上有畫得幾乎一模一樣的,唯獨畫家與畫名有別。這還好,最多只能說明,畫得差不多的畫,大把。此事非關真偽,真名畫真名家,不看真迹,僅從網上書上,隔了個屏幕以及印在紙上,分不了高下,看真品展覽就對了。

錯了,這洞穿名畫事件鬧起來,懷疑此畫真偽之聲不絕。不出事不覺得,這樣容易就出意外,保安如此粗疏,若是真品或者珍品,怎捨得?

對了,以往參觀紫禁城故宮,展覽清朝八旗軍服,雖然說不上極稀有遺世珍藏,但一件件像故衣攤檔掛在人行走道旁,無遮無擋無警衞,無品無行之人,隨手可以撫摸搓捏拉扯勾刮蹂躪,難免讓人起疑,這是真的假的?那次展出幾十年才捨得公展一次的《江山千里圖》,保安一直在旁邊直把參觀者當賊辦,連手機都不准拿手上,怕攝去名畫幽魂—才不管你手機照相閃不閃光。這陣仗,就顯得那展品有九分像真迹了。雖然還是有別有用心的人透露別有內情:莫說區區幾件刺繡錦袍,仿舊是一門嫻熟手藝,許多瓶瓶罐罐、幾十呎長的古畫,都有可能給偷龍轉鳳,或是有關單位不敢冒險,敢放出來的都是高仿品而已。

是的,再珍貴的東西,沒有一層陣仗的外殼包裹着,就讓人輕視,惹人懷疑是次貨,愈脆弱的愈值錢。這跟寫得太快的文字都是行貨,沒幾両血吐到稿紙屏幕上,好極有限,道理是一樣的,人心如此,亦屬常情。那慘遭洞穿名畫的主辦商,因為太氣定神閒,才一天,毀容的名作就給修復,重新展出了,於是大眾更樂於質疑,那可能是偽作。無論主辦商怎麼解釋,因為有保險,因為剛有油畫修復高手的傳人在台灣,因為這是意大利王室私人收藏,而對方不願出示真迹鑑定證明,所以……所以還是不管用,文化部忽然插上一腳,說一般珍稀真品,很少在這類文創展區公開展出。

慘,這故事教訓我們,即便是偽作,找一隊軍隊守門外,假的便是真了。會鑑別畫的人不多,看排場人人都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