寧做少一單生意,莫做衰一份食物


是的,「顧客永遠是對的」時代永遠過去了,也理應過去,別說顧客,任何事情有一方竟然永遠都對,錯莫大於此。

是的,餐飲雖是服務行業,但客人也不能自恃付得起錢就是恩主,服務員都是奴僕,一個剛巧要吃,一個剛好有食物提供,本來就是公平交易,沒有誰施恩給誰。交易期間出了問題,慢慢再投訴去,坐進去那一刻,服務員服務要有基本禮貌,食客也有對侍應生身為一個人的基本尊重,這原則,無論在食堂在課堂在大會堂都用得。

是的,許多自以為吃了一碗麵就變金主,養活了店東一家幾代的食客,鬧出過太多丟人現眼的笑話,食店扮演了一個受霸凌的可憐角色,一有脊梁直起來,對無理客人不賣帳的霸氣小店,就大力叫好。

不過,顧客不一定都是對的,不表示店家不會錯;顧客自覺吃得起就是主子,店家也不能自恃好吃就把客人當討飯的。可惜,鐘擺總是從這邊搖擺到那邊,很少在中間停留。

以前店大欺人,有家名店,沒關係是不會被帶上去四樓那麼高的高層座位的,坐下面的若不是熟客,被招呼了一下,也有鄉里貪慕虛榮來見識世面的自卑感。現在支持小店老店成風,也不辨是否小霸王,只要夠小,夥計愈愛「小」人,東西就愈好吃似的。

有間其實一點也不小的老店,據說那裏的雞蛋三明治特別好吃,吃過的人對味道與夥計的招呼都有口皆碑,在呼來喝去之下擠在桌上趕快把東西吞掉,不然會生出妨礙人家發財的內疚感。我沒光顧過,也永不會光顧,好吃的東西更應該慢慢吃,再好吃的在這種環境吞嚥,也忘了有多好吃。

最近報紙介紹一間霸氣小館,更光明正大張貼三不主義:「嫌三嫌四,恕不招待;未買嫌貴,自己返去煮;囉囉唆唆,唔該過主。」嚇得我,我以為是華人與狗,不得內進呢。那,會嫌三嫌四,囉囉唆唆的顧客都做了什麼呢?據霸氣店主解釋,一是質疑價錢怎麼比平常的貴,客人嫌貴,就抹殺了他的心思,二是等候太久不耐煩會催,快工不能出好貨,所以,以上三類客人不懂得欣賞他的食物,他也不必賣食物給他們。所以,又有另份宣言張貼在當眼處:「寧做少一單生意,莫做衰一份食物。」

對於店主的精神,我非常敬佩,也尊重他對自己做出來的食物那份尊重,可我寧願保持一段足以維持尊重的距離好了,因為囉嗦與嫌棄定義太廣泛,怕詢問一下這麵是怎麼煮的,就會要求我過主。我不知道這店主之前受過了什麼恐怖客人的折磨,以致鍊出一身傲骨,只知道,吃一頓飯而已,有必要冒險被驅逐被奚落麼?有云一身熱血只賣予識貨的,我吃的是食物,不是文物,沒那麼深奧,我不識貨,你開開恩,教我,別趕我,好不好?

當然,「寧做少一單生意,莫做衰一份食物。」是當今香港人該有的態度,無論經營的是否食店,賣的是什麼東西,大可作為自強自救的座右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