垃圾車聲交響久石讓


日本配樂大師久石讓,帶同這整個交響樂團在台北演出,發生了一段,嗯,應是兩段小插曲,是名副其實的插曲,既荒謬又搞笑,但台灣人大概笑不出來。

插曲忽然在久石讓演奏中途插播,是古典名曲《少女的祈禱》,但這不是玩crossover,也不是特別效果,是演出場館外傳來垃圾車的聲音,《少女的祈禱》此一名曲,應該屬於台灣人集體記憶,每到黃昏,就分兩輪隨街演奏,一次在六點半左右,一次在八點附近,提醒沒垃圾管理的大廈居民,時間到了,來吧來吧排隊丟垃圾的時間到了。

我不知道在場聽眾怎麼想,在專心聆聽久石讓演奏時,嗯,或許會有他為《天空之城》《風之谷》的配樂,讓人暫時活到了另一個世界裏歇息或者幻想,這一下垃圾車巡迴曲,卻如煩人而不得不接聽的手機鈴聲,提示你現實生活在外面等你。

如果我是聽眾,被問到出了這意外,為保持風度起見,我會說「挺好的,交響樂本來就是理想與現實之交集,難道天空之城就不需要處理垃圾嗎?不期而遇的這場插播,不是更接地氣嗎?」如果還要擺出一副禪在萬事萬物中的格局,我會說:「生氣?怎麼會生氣呢?我來聽演奏是為了洗滌心靈,不是為了埋怨主辦單位的啊,勿忘初心嘛。」

至於事主久石讓先生怎麼說?用倒垃圾的手指頭去想都想到,大師自要保持大師風範,難道當場翻臉給你看?大師聽見忽然有另一首名曲交響進來,不知發生什麼事,便暫時停頓,待插曲過去,說了一句:nice follow,然後繼續演出。到第二次垃圾車在外面提醒街坊倒垃圾啦快倒垃圾啦,他索性八風不動,留在風之谷中若無其事演出。

大師講話大度,不表示問題不大。問題來了,為什麼這等演出的場地隔音差到這地步?主辦單位表示找不到適合的,就只有台大這個體育館有場地。日本團隊知道嗎?主辦單位表示知道。日本團隊有告訴久石讓知道嗎?主辦單位表示不知道久石讓知不知道,他們只知道,既然大師那麼幽默,即是沒事,沒事,而且,下台後也看不出大師有不悅的感覺。總之,並沒有打算向演出單位以及觀眾致歉的意思。

這段插曲告訴我,有時雖然小器得有道理,但大大方方地小器,拿捏的分寸,可能比指揮還講究。你的量度有多大,人家的臉皮就會有多厚,你為免大家臉子上不好看,不願翻臉,他索性照單全收,你沒有不高興,他居然很高興,這真是卸責的極高段數。當然,大師要有大師樣,小市民沒這包袱,照樣大大聲罵翻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