給人看


雖然已經盡量對身外物保持警惕,關,把得極嚴,耳朵,還是挺軟的,有時一兩句說中要害的話,就會起動了心思。但保證有反效果的推銷套語,卻偏偏來自相熟的店東,而且不止一兩次,就是:「這東西可以擺在客廳裏給朋友看啊。」

因為我之前說過,這件太大,不好擺放,他就一次兩次的無限倒帶:「可以擺出來讓朋友看見啊。」那不是講道理的場合,但我心裏每次都在想:我買這麼一件古時玩意,初衷是要供自己把玩欣賞,萬一居然也有人有興趣分享,放哪裏不一樣?

如果只為分享古物,倒不如直接一起逛博物館,那裏的東西級數高百層樓不止。如果買回來能讓訪客看到也是一個賣點,那不是分享,只是秀出來,讓人看到,那麼,為收視率起見,倒不如放網上,豈非更省事?

給人看,我們已經有太多東西要給人看。我們穿的衣服,主要還是穿給人看的,如果不是要出門,對着鏡子如看電視節目的人,畢竟是少數,職業需要。出門時挑三揀四,然後會有保留,重新再換,為的,難不成是自己?是,是為自己在別人眼中的觀後感。

我已經是最隨便的一個,衣服重複又重複,最常穿的就是上次穿完了,覺得舒服又最順手的那一件,就是本着不是給人看的原則。有些特別眼尖的人,會指出這套那件老是常出現,也不予理會。但即使是這樣,有時也少不免從俗,會幡然「悔悟」,是,這一件實在曝光太多,未免對方囉嗦,換就換吧。可見「給人看」這包袱,實在無處可逃。

我一直不大留意朋友如何裝扮,會面後若要我回憶他們都穿了什麼,大概只記得顏色,款式完全沒概念,除非特別「異常」,所以便以為我在這方面的遲鈍,是人之常情,於是更以己度人,覺得鞋子是最無所謂的,沒有人會發現,以舒適為主。結果,有次還是有人說,你這鞋,我看見過很多次了;我一時愣住,怎麼了,我的路、我每踏一步,又不是走給你看的,關你什麼事呢?好累啊。

走在外面要裝扮,窩在家裏也要佈置給人看的話,就更沒完沒了。家,據說是自己的安樂窩,這個窩雖則有時可以開放,但斷斷不可能為刺激別人眼球而多添什麼排除什麼,我連在自家裏都不能作主,客廳真的純粹為客人而設的話,簡直活得不耐煩了。買一件古玩為訪客看見?沒門,連窗都沒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