雞,全部都係雞之過


農曆年搞搞意思生些事,總要拿當年生肖造文章,老鼠之後,雞,算是最難搞的。老鼠就不必說了,雞的一生,也甚為坎坷,除了雄雞報時,基本上就是吃與被吃,雞吃蟲,人吃雞,不分雌雄無一倖免,公雞有公雞的吃法,吃完了也沒什麼好稱呼好聯想。大家都是禽類,被豢養來放肚裏的,鴨鵝好歹都沾過一點雅氣。鵝得到王羲之的賞識,不但愛養,也愛吃,但有幸暫時葬在書聖的胃裏,也不枉此生。養鴨人家,也是好一幅人文氣息充沛的畫面,鴿子更高級,既是食物,也是寵物。

雞,最大的榮寵,不外乎是金雞報喜,會下金雞蛋的叫金母雞,宰不得,只因為能生財,講錢失感情,中國人如是說,所以,雖然此雞不同彼雞,總之是雞,就沒見過有人會對雞講感情的,這跟其他同樣有毛有翼的家禽差遠了。小時候家裏曾經養過雞,應該是非法的,用來下蛋,相處久了就有感情,而且都起了名字,到老了病了,依然逃不掉一物二用,一雞兩吃的命運;不過,被割喉時,我們幾個見得世面少的都有淚流滿臉就是了。

梁國雄議員在立法會用雞來形容某類人,某類人強烈抗議,說是侮辱,若說行為如娼妓是侮辱那人,那就此覺得被侮辱的人,也同樣在侮辱娼妓這個古老行業啊。看,娼妓、藝伎聽來中性,一說雞,就冒犯了,不然,怎麼會有小學雞,又不見小學鴨小學鵝,雖然據說有來源,但也不必太考究,一定是雞的形象問題。

台灣官方今年的生肖吉祥物,是八隻金雞,說着說着會簡稱金雞八,諧音雞巴。雞巴明喻男性生殖器,也有說男女皆可;我們一聽就笑,怎麼如此粗心,沒考慮過會不得大體呢?可是回心細想,生殖器又怎麼會失禮,上不得場面,缺了這東西,人類就要滅絕了,根據某反同性戀者的講法,同志會毀滅地球,相比之下,雞巴地位不知多崇高。我們一聽雞巴就直覺髒髒的,一定也是雞的問題,如果那部位說成鴨霸,氣勢就有天壤之別。

還有雞血石,是很稀有名貴的玩意,奇怪的是,那種顏色,比喻體多的是,你說白鴿血、落日紅都可以,會挑中雞血來形容,不知是誰發明的。還有打了雞血似的,形容一個人非常亢奮精神,雞,算是扳回一點面子。

農曆年還是說吃比較合時宜,早前專家提醒,雞要吃全熟的,不然會把抗生素吃進體內,後患無窮。但食家說,全熟的雞不好吃。際此雞年,獻上一個吃雞的溫馨提示,雞的成長夠好夠自然,骨頭不滲血也一樣好吃的。出身不好的雞,半生到見血也不會好吃。

雞,全部都係雞之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