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論有沒有愛,都瘋了


愛情也好,色慾也罷,到底會令人盲目,抑或麻木,連自重都不顧上。講錯話是天下男女都會犯的錯,這位台北市議員,好歹是個政客,最知道政治就是觀感,成也公關,敗也公關,卻依然講錯話,如果是因為所謂愛,一定是錯愛,才會成為道歉記者會的經典。

為什麼要公開道歉?也沒什麼,只不過是其妻子揭發家暴,長年遭受他痛打,好幾次在醫院躺了幾個星期,有圖為證,不是往死裏打的話,不會紅腫像個失救的豬頭。忍了那麼久,再加上跟外號邱主任的辦事處助理有外遇,忍不住公開爆料。

這還沒什麼?看這議員交代全過程,循例公開道歉之後,竟然變了當眾告白大會,顯然覺得長年家暴也不算什麼事,追求到邱主任才是正經事,於是爆出一句驚天駭人的名句:「不喜歡邱主任的,就不是男人」。試問做女人的怎麼忍,男人聽了怎麼好?這簡直比「犯了所有男人都會犯的錯」更冒犯男人。一人做事一人當,不分男女,別把性別也拖下水啊。

出事後,市議員說會自動退黨,民進黨也極速啟動取消黨員資格程序。事情到此,本來也可以是一個愛美人不愛江山,其妻子可泣、其婚外情可歌的另類愛情傳奇。可市議員又戀棧職位,不肯辭職,說要加倍努力為市民服務,彌補其過錯,除非選民成功罷免再說。

那就更離奇了,這市議員是記者出身,對記者會自我洗白的伎倆應該很熟悉,如果還在意政途,正路應該忍得住一時之愛,含糊其詞過了這一關再說。那邊的邱主任,也曾爆出在酒會場合宣稱「議員是我的天」。天啊,喝醉了叫酒駕醉駕,搞曖昧搞混了可不可以叫醉愛?

這一唱一和後,邱主任再回應說,議員沒離婚的話,是不會考慮他的。市議員不久又表示自己是「世界最傻的男人」,因為看到了邱主任和別的男人親熱照片,再不久,又發現原來市議員誤會了,那是主任和前度合照而已。結果,當然再不可能有結果。

奇詭在市議員打的什麼算盤,當初不該公開示愛,這愛還能暗交下去,直到乾乾淨淨離婚了再說。再說,若想沒事過關,應該扮演一個知錯的丈夫,道歉變告白,是天下丈夫都做不出來的。只要還顧念到髮妻的感受。

更奇詭的是,髮妻受家暴之苦那麼久,居然能忍到現在依然健在,出入醫院多次沒曝光,顯然髮妻隱瞞有功,滴水不漏功夫,比林鄭還厲害。據說,是她怕影響丈夫虔誠喔。

愛情果然是瘋的,連有名無實、屎裏擠不出一粒代糖的關係,都讓人不像人,真愛就更不在話下。愛若也包含炫耀,市議員夫人的名分真值這個代價嗎?至於不愛就不是男人的邱主任,到底有什麼法寶讓資深政客失心瘋?這宗齷齪的鳥事還有許多下文,待續。

無論有沒有愛,都瘋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