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千年前的狐狸精


上期提到一位台北市議員,長期虐妻,髮妻隱忍多年,怕害了市議員前程;肉體熬得住,到了丈夫傳聞與議員辦公室主任有染,這才發作起來。市議員在記者會上,略表抱歉,就發表絕代表白宣言:「不喜歡邱主任的,就不是男人。」直把道歉會變成向疑似小三示愛會。

那邊廂的邱主任也曾公開說過:「議員是我的天。」這句話必要時倒可以理解為天塌下來,她就要另謀高就了,相依偎求愛,跟相倚賴求存,可以是兩回事啊。事後,這位人稱邱主任的撇清關係說:議員不離婚,就不會有發展。此話也講得曖昧,就是說,離婚了關係會有改變,那是否暗示,離婚前可能已是男有心女也有點意思?再之後,媒體報道邱主任到了某道觀求仙姑指點迷津,該仙姑又爆顧客的料,說主任遭六千年前的狐狸精上身,而且背後有六十四個亡魂一直貼身跟着,經她作法,全都走了。

重點來了,正常在道觀打份工的仙姑,打死也不會壞自己飯碗爆料,不顧念生意,也得敬畏那邱主任極具勢力的背景。按邏輯,該是邱主任自爆的。可是,以剛才描述所見,這邱主任是個聰明人,很有方法,自爆有狐狸精上身,除了可以把行為推到狐狸身上,是個背運的可憐女之外,形象就能翻身了嗎?還有六十四枚幽靈纏身,雖說忽然都跑光光了,日後跟他交往的對象會有陰影嗎?眾人想不明白在搞什麼的時候,又傳出邱主任可能有意思出選下屆市議員。搞那麼多,就只打了個知名度而已,難道這形象有利從政?

本來這類軟新聞,我沒那麼留意,看過也不會記住那麼多細節,更重的重點來了,我是在一本正經的政論節目裏看到的,而且不止一個台用政經的時段在嚴肅探討。有個政論節目,更仔細研究那隻狐狸精,其真偽有可疑之處;政治評論員當然很熟歷史,其中一位很認真說,六千年前,已經要上溯到新舊石器時代之間,而狐狸精是在商朝紂王寵愛妲己而在天下的典故才出現的。另一位則補充,其實在《山海經》也有很多形似狐狸的精靈,此書記載物事的年份無上限,也難說得很。我不熟悉狐狸精典故,所以害得我也科普了一下,更翻開了《山海經》搜尋有沒有長得像狐狸的精靈。

在場還有一位「民俗專家」解答關於狐狸精與亡靈的常識,這些民俗專家,常常在新聞報道中現身,每每遇到神秘現象,如警方尋屍不遂,經報夢後果然有收穫,專家就會侃侃而談。此非迷信,實乃民間風俗。

政論節目會煞有介事講解狐狸精,除了搶收視,也可見集滿天神佛,包容大愛的道教在台灣之根深蒂固,潛藏在血脈裏,去拜狐仙,只是民俗一部分,與宗教無關,沒有迷信不迷信的,拜完了,再去教堂守禮拜也未可料。台灣人跟我說,日據時期,日本人曾大力扶持佛教,壓抑道教勢力,這個我信,但更相信,壓不下來的。

六千年前的狐狸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