比鬼屋恐怖的寧靜溫泉


有朋友懷疑自己得了焦慮症,又怕一旦看醫生,事情就複雜了。我不明白有什麼複雜,是怕吃藥呢還是害怕面對確診後的答案。既然這樣,也不要問得太詳細,是無緣無故也會焦慮,抑或真有些遭遇讓他動不動就心跳加速,抗壓能力比起以前呈L狀下滑。

以我經驗,以直覺判斷曖昧的情緒變化,複雜問題簡單化,就這樣問好了:「有沒有愈來愈害怕寧靜,愈來愈不能面對空白的時間,總要有事情在做,有聲音在響,有東西在看?」

這問題好像也不簡單,不過只要想想,不開着電視,任由它無意識地喧鬧,就不能放心入睡?本來不同人有不同習慣,只是如果忽然很害怕在睡牀上了無聲色,就是不尋常焦慮的徵狀。

焦慮浮躁壓力大,理論上更需要一個與世界與喧囂保持距離的環境,在寧靜的暗處歇息,什麼都不做,什麼都不想。

可焦慮人不一樣,沒事可想,反而更容易胡思亂想,把眼前要想的屏蔽了,就會想到很遠很遠,所以倒過來要靠胡思亂想做寄託,而不敢面對空白的腦袋。

就像明明泡在浴缸裏,只有把肥皂擦身時泛起的水聲,多夢寐以求的一個寧靜溫泉,可偏偏就是靜不下來,唯恐寂靜到聽見自己心跳聲,寧靜溫泉比鬼屋恐怖。又好比安安樂樂成功入睡的條件,應該跟隨大自然一樣,黑黑的,不留一盞燈;焦慮人不能,不是怕鬼怕黑,而是沒有光,黑就變成黑壓壓,壓下來會受不住,寧可不斷拿着手機掃呀掃,不斷接收有的沒的信息,直到眼睛腦袋累極而不省人事。

那些信息,無所不包,可以是非常無聊的新聞、看了會有壓力的討論與吵架,在有事纏身時不屑看一眼,到了不能面對空閒,才覺得那是救命的符咒,要以壓抗壓。很矛盾嗎?是,但不詭異,當我們需要靜下來,怕有事情煩擾,應該要把手機平板電腦放在臥室外,好死不死,一旦跟手機隔絕,又開始擔心錯過了什麼,明明怕有人找,卻更怕有人找而不知道,也不知道有什麼天大重要的人,一時之間錯過了,會影響一夜的安眠。

以上徵狀,如果很多人都會有,不那麼奇怪特殊,那只表示很多人都有異常的焦慮隨身,程度有異,要不要看醫生而已。萬籟無聲反而不能放鬆,人就是如此矛盾複雜的動物,要做到天人合一,談何容易。

所以許多人都是天生焦慮狂,能hea着做人,黑壓壓就壓死了再說的,百中無一。說到這裏,如果還是很焦慮,很怕有病,當然要去看醫生啦。

焦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