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鏡傳說


午夜十二點,點燃一根蠟燭,對鏡削蘋果皮,傳說會看見自己未來配偶。這傳說過期了,或許太荒謬,也許大勢所趨,配偶不止一個,非常尋常,間接影響這魔鏡看未來的可信性。

鏡子有一千萬個帶魔的傳說,魔鏡不用來看未知的對象,看自己卻也使人着魔。大多數人天天起來第一件事就是照鏡,刮鬍子有需要,連刷牙也要看着,頗難理解,應是習慣使然。在家裏檢閱自己妝容才肯出門,出門在外隨身也有小鏡子,隨時查找有沒有失修再補漏,這也見多了,更厲害是路過玻璃幕牆也順道跟自己打個照面的,佩服。

要做到不介意別人看法,談何容易,先做到從不照鏡再說。有個朋友很怕看到鏡子,自家浴室內只有一面小小的,有時會投訴酒店浴室裝了大大一面鏡牆,說恐怖如魔鏡,只為一覽無遺,自慚形穢,怕認證自己身為男生,卻似懷胎七八個月的孕婦。

隨身頂着一個大肚子,不靠鏡子,稍微低頭看腳趾也無處可逃,如果擔心腹大便便會收窄未來配偶的範圍,少人問津,那該面對現實,讓胃部與腹部做到入不敷支才對。為什麼只躲開鏡子,而不怕現實世界的眾目睽睽?自己眼睛未必看得見別人目光,自己與自己面面相覷,特別分明,自豪與慚愧都被放大,果然是魔鏡。

我很少對準鏡子端詳審視自己,過去有一塊落地鏡,只看上它長相漂亮,自身長相如何,無可奈何也無興趣研究,穿好了就出門,差不多就可以。這漂亮的鏡子後來也送人了,反正也不大出門,在家裏穿最多的是睡衣,有時是睡衣褲,上面穿長袖衞衣,最好是鬆垮垮的。

我曾經很自豪也自以為頗有型地強調,我最環保了,很多年老色衰的內衣都一穿十年以上,雖然污漬難免,但質地沒變,依然舒適自如,在家裏穿,又不是穿給人看的,幹嘛要換新的?當然,我也十分小心,保留一批還沒受污染的,有客人又不介意的話,可以內用,不至於無禮;外用的話,當內衣,萬一太熱,外套脫下來也不至於失禮。

可是,有次自摸着自己的臉,覺得有點痛,又不相信還會有青春痘,於是讓浴室燈火通明,對鏡一照,嘩,那件內衣簡直像世界地圖,一塊塊茶漬,自覺十分淪落,一副生意失敗的頹唐樣。雖然四野無人,也不禁自言自語:你這樣髒,連我都受不了,罷了罷了,色衰必然愛弛,果然不能免俗。

如果不曾把燈全亮起來,做出攬鏡自照的姿態,隨手套身上就也就矇混過去,天知地知我也知,但不覺得有那麼髒;都怪那鏡子,逼我扔掉了相處多年的另一層皮膚,簡直是魔鏡。

魔鏡傳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