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認識的是同一個人嗎


阿花對阿草非常照顧,異常關心,開口閉口就是阿草,阿草很有本事的,阿草是個宅男,阿草看見陌生人就變啞巴。

我跟阿花阿草都相熟,但跟阿草有事沒事也常相見,阿花講機緣,忽然一見,無話不談,但滿口都是草。

這次毫不例外,阿花說:阿草很難找他出來的,出來有不相識的在,他又一言不發,擺出個悶悶不樂的樣子,好在我健談,鎮得住場面,否則好生尷尬。

我說:沒有,我常常可以找到他,他也會找我。

阿花聞言,如聽鬼話:什麼?他會主動找人?我沒聽過,只有你們兩個吧,超過四個人的,我相信他會坐不住,會早退。

我說:不是,有次應該是四五個人的,也談笑風生。

阿花聽了,如聞山海經:這就怪了,都是老相識吧。

我說:不是,有兩個是第一次見面,不過是一個介紹一個。

阿花聞言,如聽聊齋誌異:那真是見鬼了。誰那麼有辦法令他開口啊。

我說:我啊,他一直有跟我講話,聊着聊着,其他人也講得淋漓暢快。

阿花聽了,如聞東京夢華錄:那是很早的事情吧,近來他都不大理睬人,他沒有什麼嗜好,連吃頓飯也提不起勁的樣子,這個不吃,那樣又淺嘗即止。好像了無生趣,阿草真令人操心。

我說:不會,他有好多嗜好的,只是足球桌球各種球,我也不懂,你也不感興趣,所以才覺得他沒趣。你喜歡吃,講究吃,但也有人把吃飯當充飢,不捨得花時間在吸收營養,寧可吸收別的東西。

阿花聞言,如聽哈利波特:這就奇怪了,怎麼我跟你認識的阿草,好像完全是兩個人呢?

我說:不會,這世界不止一個世界,每個人都活在不同世界,也有不止一面,有些人剛好交集的地方比較多,便見得多,多說幾句而已。他有另一面,可能是你少見到,或者他沒可以流露出來。

阿花聽了,如聞搜神記:不會,他是個單純又誠懇的人,不會裝,也不會見人講人話,見鬼講鬼話。

我說:這跟真誠沒衝突。有時他在看桌球,我見一室沉寂,雖然不懂,但也勉為其難,邊看邊作業餘評論,也很好玩的。

阿花聞言,如聽封神榜:這就神了,他那麼難相處,難怪要你這樣肯遷就的才做得到朋友。唉,阿草就是沒幾個朋友,真令人操心。

我說:不會,時不時聽他說,今天跟某某喝茶,那天又見了誰誰誰。即使這些可能是談公事的,但你我不就是他的朋友嗎?

阿花聽了,像想起了什麼事情:你跟他真的常常碰面嗎?他怎麼都沒跟我說?你很容易約到他?

我聽了,也像想起了什麼事情:你眼中的他,只是你所喜歡的那面,在我眼中又是另一個人,但是,這也不妨礙你向他表白啊。

我們認識的是同一個人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