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要不要?好,我要我要!


都說香港人最擅長投訴,動不動就「請你經理出來」,我最怕這種動不動就標籤香港人怎樣怎樣的,看人的個性、也看情況有多離譜吧。遇上不合理的服務,不投訴一下,服務如何有改進,打者愛也,投訴者關愛也,否則誰耐煩多說一句,彼此只是萍水相逢隨時不再相遇,何必勞操這個心費這個勁。

若僅僅為出一口氣,驚動到經理董事出來,不一定有面子,反而要給面子高層,講話也要比較客氣,又耽誤了時間,又如果不是起了心貪圖什麼賠償,那是真愛,真愛教育人家改善水平啊。

所以遇上服務真有問題的,我也會好言好語說明向店員解釋,本來應該這樣做,今時今日這樣的服務態度係唔夠㗎,劉華上身的樣子。

香港掛八號風球翌日,我從台北飛香港,班機延誤是肯定的,無止境等候登機期間,在故宮商品店裏逛逛,見袖珍書畫卷軸系列出了蘇軾《寒食帖》,平攤出來展示。之前宣紙製作不同材質大小的都有了,就只差這個,只是不肯定是否絹面的,於是順手摸一摸,感受一下,我指頭還沒碰到,背後一陣風聲,顯然,趕過來的店員如護衞守護國寶般緊張,是高速奔過來的。

店員是個有阿嬤風範的半老人家,說我不能這樣摸啊。我就問她:我想知道這是不是絹面。阿嬤直接把卷軸外面閃亮亮那邊翻給我看,說:這不就是絹嘛。我說:外面是絹當然看得出來,但是裏面呢?阿嬤一臉無所謂的表情說:這個我就不知道了。然後打算回到櫃枱不管了。

我以為半老人家,不比年輕人對絹啦紙質啦認識不深,身為阿嬤等級的,又吃着故宮店文物文化飯,應該店裏產品有起碼的掌握才對。於是我又招阿嬤過來問:這卷軸的盒子在哪裏?

言下之意,其實是暗示她自己找一下,看一下產品說明,好為顧客釋疑解惑,她卻說:有啊,你要看什麼?

吹脹。我說:盒子上應該有寫材質的,你幫我看看。

阿嬤瞥了一眼說:沒有。

喔,是我欺負她眼睛不好使了,抱歉了,我自己來看,隨即指出,有寫,你看,是絹面。阿嬤說:是絹不就好了。那你要不要?

看在半老人家份上,又有太多的時間要消磨,便沉住氣,稍為向她報告:其實呢,故宮產品的資料,一般都會寫在盒子上面的,下次再有客人問這問那的時候,你就可以找來很快就回答了。

阿嬤不服氣,臉色稍和善的問:其實喔,我想問你,是不是絹面有差嗎?

吹脹。我說:有的,那書法的筆畫深淺輕重顯示出來不一樣的。

阿嬤說:那你要不要。

唉,我自然不會請什麼經理出來,店裏就只有她跟另外一年輕女子,我怕她就以店長的身份跟店員說:香港人真愛投訴,真囉唆的,光問不買。為維護港人名聲,就說:好我要,我要。

你要不要?好,我要我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