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病相煎唔怕急


不同焦慮症患者,有不同病徵,病徵漸漸會變成壞習慣,最普遍一種叫拖延症。患者會因為一點點小事,或平時應付自如的大事,甚至完全沒事,也會焦慮不已。

如何解焦?轉移焦點,亦即不面對、不作為,通常會懶在牀上,能拖得一刻是一刻,如果真正毫無責任感的逍遙派掌門,把任性當個性的性格巨星,還可以安樂地單純焦慮下去。最可惜焦慮症患者多數是內疚怪,熱衷於把責任扛上身,此種因果關係,也一時說不清楚。

於是愈拖延,就愈焦慮。別以為一定要拖延了高鐵工程這等大事,才會落入焦慮因而內疚、內疚因而更焦慮的惡性循環,焦慮症莫名其妙,連手機有信息,就起了恐懼之心,總想着拖延一陣,遲些時候才回,就不那麼怕,結果如骨鯁喉中,愈發焦慮,焦慮對方在等待回覆也跟自己一樣焦慮,連用吃喝迴避內疚感,也有對方的音容如影隨形,在叩問:你怎麼不回覆我啊?你回我啊?我等着你回我啊?如是者一個還好,一個不回,當然累積到三四五六個已讀不回,簡簡單單一個等你簡短回音的人,以秒速膨脹成債主,這筆自作孽,真是冤無頭、債有主,主人卻就是自己。

其實,這種無辜的症候,即使不吃藥也能自醫,意志力與決斷力一定可以抵抗血清素分泌之不足。一次兩次無數次,只要深呼吸,一口氣回了該回的,或者決志以後即逮即戒、已讀即回,清空掉心裏不必要負擔之後,又是一條抬得起頭來做人的好漢,不用等十八年,十八分鐘足夠有餘。

焦慮症與腦分泌失調有關,但跟遭遇性格也是最佳拍檔,「相輔相成」,以往不服氣,也不願承認,但拖延症一快刀斬亂麻,即時平伏心跳,肩膀頸背肌肉鬆弛,也不認不認還須認:是有焦慮症纏身,但愛拖延這個性劣根性,實在也是幫兇。

知易行難,這道理雖早已看通透,可惜以病患者身份,總又找到理由原諒自己,放縱一下惰性,把這心靈鴉片當心藥。那真解藥何處有售,原來一樣往自家裏求,不過要假借他人之身下手。

我識得一焦慮恐懼患者,逃避起來是人鬼神都無動於衷,焦慮得很鎮定,拖延又拖延,發作起來,不惜耽誤別人頭等大事,引致經濟損失也在所不惜。有次他老毛病又犯了,不久,我跟他分享心得自我懺悔道:「唉,總是在比較空閒時放軟手腳,一曝十寒,到玩樂時也心虛焦慮,惡性循環,這壞習慣要徹底戒掉,互勉之。」

雖然是話裏有話,每一句連標點都是真心話,此君常常害己累人,真讓我生氣讓我憂,憐惜他又瞧不起他這德性,每次一想起他,有如照鏡,不,我怎麼能跟他一樣?我素來自詡勤奮,我拖延也從沒害慘過別人,我跟他沒得比,不,為證明我不是他那個級數,往後要絕不拖延。這招果然有用,叫同病相煎唔怕急。

同病相煎唔怕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