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億這個數字,很有意義


前幾天很忙,在會展與君悅酒店之間拍了幾趟,看幾個大拍賣會的預展。這幾年春秋二拍,大拍賣商都集中在同一時間展覽,同一時間拍賣,據說是方便主要買家陸客一次過買貨,卻也方便了非買家參觀。

香港沒有大型文物書畫博物館,這些預展加起來,其實等於臨時民間收藏博物館了,從書畫到瓷器漆器青銅器到古典木家具集中一起,又不用入場費,有興趣的人若都發現有這好去處,大概就可以估算到將來香港故宮分館落成後,本地入場人數有多少常客。

民間拍賣會器物等級,怎能跟紫禁城故宮藏品相比?是沒得比,但許多一級文物古代名畫,故宮也不常展出,錯過了時間,又不方便出門,就終身不遇了。何況在預展裏看到小型器物,不用審查資格,也可以在櫃枱要求拿出來,用手電筒照明,這是一般人跟古物最近的距離了。在博物館看,通常燈光昏暗,隔着一層反光玻璃,也看得不真,可以說,那東西是高複製的也絕對能瞞過大部分人的眼睛。

對,還有真假問題,預展也可能有不真的,不懂的人不會分辨,那更好,不知真假,那麼,假的又跟真的有什麼分別?如果不是來考古,是來審美,不夠真的也若給你看出來,也就上了一堂課。以瓷器來說,真要考究,可以出動科學來鑑證,民間普遍方法就是多看真品,看多了就有一種直覺,一比併就能看出端倪,預展是最好的教育場地,而且不收學費。

今季最矚目的一件珍品是宋朝汝窯的天青色筆洗,宋汝窯天青瓷器極為罕有,北宋末年在汝州官窯生產時間大概不過二十多年,可以想像存世作品知多少。除非是同時同一印刷,世上本就沒有相同的顏色,瓷器是燒出來的,更不必說。

即使是同一個窯的同胞兄弟,在不同燈光環境下也有色差,所以說汝窯的天青色,是絕種的顏色,現在北京台北都有老師傅不斷嘗試燒出天青色,但總有文字不能解釋的差別,沒有誰比誰更好看,只是最能代表宋朝的顏色,正如宋朝文化,理所當然不能從頭再來倒模一次。據說天青色在台北故宮收藏最多,也不過二十多件,當然更又另有傳聞,當年遷台的汝窯天青遠不止這個數目,不過不方便全部公諸於世而已。

無論傳說真假,可見民間藏品更罕有,這次拿出來拍賣的,又據說是兩件中其中之一,賣家是新加坡籍台灣知名富商,多年前在台北鴻禧博物館淘到,再之前,鴻禧是如何收回來呢,這麼有趣的一段淵源,暫時看不到任何報道。當然,若不是破了瓷器拍賣價,基本上也沒人留意,就因為三億港幣這個數字,才上了報紙,而且是財經版,不管文化事,而且又哪來的文化版?

不過沒關係,三億這個數字,很有意義。有天聽到弄茶玩香的文化商人說,這些玩意注定慢慢沒落,難以傳承,可有了三億、三千萬、三百萬這些數字,就一定代代相傳,有人排隊跟進,所以雖然只有財經版報道一件文物,不用欷歔,那是助力,不是阻力啊。

三億這個數字,很有意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