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世


影視愛情系列,常有不是冤家不聚頭的主題,電影篇幅不夠,很多時候只能容納一見鍾情,頂多二三見就要鍾情,不然後面就來不及要死要活的高潮。電視劇把關係任意延長,有時是任性延宕,先是冤家,磨擦磨擦,之後磨合磨合,鬧出許多矛盾,性格不合,可是因緣際會老是碰上,相處下來,漸漸雙方不約而同問自己:「我不是愛上這樣的人吧?怎麼可能?」

有糾結才有劇情才有戲可以多撐幾集,經驗老到的觀眾,一見主角初時種種不順眼,便知道這就是命中一對,正確來說,是劇本安排好的一對。

以為是老掉牙的橋段,不思進取的編劇塑造的典型,回到真實人間,又好像未必。老掉牙的老梗,總有它的原因,不一定只因劇情需要;除了編劇,戀人也會不思進取,老是遇見同一個跟自己很不一樣的人,雖然時不時要忍受要遷就會生氣,一想到不見也見那麼多,好不容易相處下來,人也累了,算了,罷了,就是他了。

反正伴侶不外乎兩種,一種是由麻煩製造者演變為可愛的煩人,一種是由契合而生愛,其實若非有莫名其妙的所謂緣份,一個討厭的路人,鐵了心要避開沒理由躲不過,看不過眼看不上眼的人滿街走,何以某某會特別動氣,格外上心,這種氣,動多了搞不好就變動情,應該是這樣,除非不是。

現在流行兒女是上輩子情人的說法,若相信業力、相信前生與今生有瓜葛未了,就更應該對冤家情人視作平常,紅樓夢黛玉是要給寶玉還淚,也不只是小說杜撰,確是人之常情。

有些人以愛之名對你非常差勁,一分好要帶上九分壞,卻放棄趨吉避凶的本能;有些人如刺蝟,被刺慣了居然不痛則不快,從此大可說,他是從上輩子來討債,是你欠他的,就心甘命抵,不會自覺犯賤了。

小時候父親有次罵我時,老人家忽然出口成章,爆出一句:「無仇不成父與子」,那時不過中三四左右,人生都是二手經驗,從小說看回來的,哪能夠理解此話真諦。這七個字一直邊做人邊消化,反芻以後再吐出來竟然成了一顆夜明珠,在最暗黑的日子發出一線光,是的,無恨無怨無糾纏就無束縛,光憑溫和的愛,要一刀兩斷,可以很乾脆利落。

父子若也是上輩子情人,今生還有冤孽未了,才可以剪不斷理還亂。大部分武俠小說主角的前半生,不就是復仇的歷程,債務兩清了,餘生就沒什麼值得一提似的,作者賦予他的任務就結束,餘事不值一提了。

這就難怪那麼多血案現場本來是個家,是個情侶的愛巢,莫非真是無仇不成至親人?廣東話「前世」真抵死,可喜也可怖,可以是極肉緊的喚一聲前世,也可以極深深不忿慨嘆:前世!

無論前世下世,今世身邊人再糾纏,圍繞着的蠶絲若纏繞到呼吸困難,不過一個字:剪。捨不得下手的人,不是沒氣力,不是沒麻煩就活得不過癮,是害怕改變而已。

前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