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情「專家」


古老時代有南宮夫人信箱,專門為感情事解憂排難。我生得不晚不早,南宮夫人們的黃金時代,掌握愛情難題話語權的高峰期,年紀還小,一沒這樣華麗經驗、也沒此等奢侈煩惱,二還沒萌生看「專家」整天以一對無限,對陌生人私事指指點點的興趣──現在反而很想看看「專家」有什麼法寶可以為變化多端的難題開悟、為情緒反覆無常的施主解惑。

以前會挑剔「專家」本人的戀愛史,既然那麼本事做導師,路上即使崎嶇不平,終站也修成正果吧。現在有了情緒病的體會,有時病人跟病人分享的,隨時更有說服力,太自信自詡聰明很了解自己的人,好辯成性,很容易就會在心裏質疑醫者,你飽漢不知餓漢飢,說的當然容易。

尤其是談情說愛,「專家」若真的都幸福滿滿,也一樣沒資格解惑啊,你都沒「惑」過,又憑何解?曾經此苦的同道中人,才能談到一塊去。所以現在修正了,失敗起碼上十次、或慘遭過一次大失戀的,這位「專家」的履歷才夠亮麗,講起不良經歷有足夠共鳴。然而這只是解難釋疑的入門,如何從泥濘裏爬起來找到想要的,又另外需要實際經驗,專業知識,對排憂有一套,未必就懂爭取的技巧,相處的攻守道。

這種奇才,要有口才、文才、閱人之才、鑑貌辨色之能力,有心理學哲學社會學底子,又有閒情或義氣應付個案,去哪裏找?愛情「專家」根本就像食神,每個人只要有心,都可以是愛情「專家」,有多少人走來請益,其實只看人緣與意願。

達人比專家門檻低一點,什麼界別都有達人,麵包達人、電器達人、連剪指甲技術都有達人,但最莫名其妙的是愛情達人。麵包達人很愛吃也很會吃麵包,戀愛達人就很愛戀愛很會戀愛?自媒體年代,網紅成千上萬,都是意見領袖,一個話題若有一千個權威意見,其實又何來領袖可言?政治人物搞個人崇拜是開倒車,愛情若靠權威意見,也是在搞維權主義。個人崇拜壓抑個人主見,愛情權威阻礙戀愛病患者迷失者自己歡喜自己救,自救過一次,以後自己也就成了導師了。

網路上真是人人導師、位位高人,只因每個人都愛過,而且應該都失戀過,什麼意見都有,向鄉民求教,即是什麼意見都可以參考,也沒所謂最佳答案,只聽自己本來想聽的罷了。

真的算罷啦,愛情無專家,只有一堆同病相憐的失意人、分享幸福心得的得意者,大家平起平坐開愛情基本法研討會;然風水輪流轉,愛情世界的風轉得更急,角色隨時互換,誰也不比誰高明。

愛情「專家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