婚宴蟑螂


小時候去喝喜酒,看那場面,有時會禁不住奇想,我若是白撞進去白吃白喝,說不定天不知地不覺,吃完了走;若是三餐不繼,只要有一套見得人的外套,如是者也不會餓死。

最大門檻就是踏進門口簽到處,只要滿有信心一路向前目不斜視,裝作跟前面的人在打招呼,就過了。第二關是坐下來,若設有座位表,位置上有名牌的,把它移走,大模廝樣坐下來,只要主辦方沒專人盯得很緊,等燈轉暗,然後跟鄰座裝熟閒聊,那人也不知底細,以為是誰家親戚朋友,邊吃邊聊,不就大功告成了?

小賊有這賊心,也沒有賊膽,臉皮也遠遠不夠厚,之所以會想到去白吃一場沒想像中那麼難,反而是因為怕去吃喜宴。特別是超大型的婚宴,人山人海,除了主人家,客人與客人的關係,就是路人甲乙丙;有些客人是新娘新郎家長的客人、客戶,怕連一對新人都弄不清楚。

人頭湧湧下真個大堂如大街,全是路人,大部分赴宴者都預先約定同伴,互相取暖,不然,應接不暇的新人在現場有過幾面之緣後,就要單打獨鬥了。有時真覺得來了吃了走了,也無人察覺。既然誰都不一定認識誰,餓了就進婚宴吃,未必一定出事吧。

台灣最近接連有兩宗婚宴白吃事件。第一宗還沒開席,桌子只有一個女的很專心玩手機,不只是接待的覺得單人赴宴可疑,還是看着面生,查問之後,白吃女惱羞成怒,舉杯潑酒,再把整桌東西弄翻,沒吃到菜也沒吃虧,順手拿走兩袋喜餅,氣場強到服務員保安也攔不住,新人大概不願喜事變多事,竟讓她順利離場。這一宗失敗在一人行事,太早入席。

第二宗是兩母女,一路吃一路打包,還大模廝樣上台玩遊戲,還要中獎,可惜敗在太貪,有些菜剛上,其他人還沒吃就打,就這樣一直打到鄰桌去,才會惹起眾人疑心,經舉報證明白撞,警察到場,落案收場。如果稍微節制,不打包、打得沒那麼兇狠,不上台不讓臉孔曝光,或在後半場悄悄閃人,可能真有機會全身而退。

蟑螂酒店逮住了一兩隻,旮旯角落一定還有無數隻,果然台灣稱白吃客為婚宴蟑螂,以上個案只是不幸失手,那些飽食遠颺的事後查無可查,沒資格上報而已。

這故事教訓我們,臉皮可以厚但不可以厚到屏蔽了視野與腦筋,貪要低調的貪,參考過關的貪官就對了。此外,其實,我懷疑白吃的都只是貪玩,而不是貪吃,生活太苦悶,不然就是腦袋有問題,飽吃驚風散去吃到飽,倒不如便宜地吃一頓安樂茶飯來得寫意。不過我這樣想又錯了,世上有婚宴蟑螂,也有更多的官場蟑螂,跟他們說安樂茶飯,他們會笑到噴飯的。

林夕婚宴蟑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