似弱還強的秦萍


  • 《香江花月夜》的三姊妹,鄭佩佩是大姊,二姊是何琍琍,秦萍是三妹。

  • 《江湖奇俠》不只有凌波客串武功最高強的紅姑,還有馮寶寶參演。

  • 秦萍十五歲當《血手印》女主角,廿一歲以《愛情的代價》(下圖)息影。

鄭佩佩說,「小萍只是比我們早一步去看方盈了⋯⋯」方盈走了,邢慧、于倩也走了,李菁的傳說也很多,小萍就是秦萍。「其實她周三就走了。」我們不是馬海倫口中的邵氏人,聽到又一顆邵氏明星的殞落,是在三天後。

曾經都是十五、六歲已經要「獨當一面」的女孩兒,何況還是離鄉別井?但這都是我輩成年後才有機會領略的荒涼,小時候,哪裏曉得什麼叫做生涯原是夢,連女明星三個字都只看見亮麗光鮮一面,那一面,就是角色帶來的光環。

那一年,我才幾歲呢?但是就能分辨什麼叫「女主角」,例如《火燒紅蓮寺》(一九六五)中的甘聯珠。而甘聯珠之於秦萍對我來說一見傾心,正是比起金燕子之於鄭佩佩更深刻的原因。

甘聯珠是誰?大家族的掌上明珠,父親甘瘤子在外無惡不作,她是養在深閨卻學會一身好武藝的嬌嬌女,情竇初開,與賣武的少年桂武墜入愛河。之後,桂武入贅甘家,我亦從此學會一個名詞叫「招郎入舍」。男孩「嫁」給女孩,誰知道身陷的不是豪門是黑幫,甘聯珠愛夫心切,不惜背叛至親,深夜一關一關從母親、伯娘和老祖母的龍頭枴杖之下,像電玩遊戲打通關。

我沒有因為甘聯珠和桂武愛上于素秋與曹達華,但讓秦萍和王羽擄獲了我的心。邵氏版的《火燒紅蓮寺》叫《江湖奇俠》,系列的第二集叫《鴛鴦劍俠》(一九六五),第三集叫《琴劍恩仇》(一九六七),卡士愈拍愈大,不只有凌波客串武功最高強的紅姑,還有馮寶寶和何琍琍。何琍琍還是單眼皮和嬰兒肥的階段,演的又是反派,秦萍當然更深得我心。

只是二人平分秋色的攜手合作後來還有兩次。《香江花月夜》(一九六七)是姊妹,《釣金龜》(一九六九)是姊妹淘。少不更事時看《香江花月夜》最愛秦萍的三妹妹。何琍琍演的二姊姊美是美,奈何大人們說她「貪慕虛榮」的評價縱然懂的有限,卻由於三妹妹的際遇比較親近小孩的心靈,便把情感一票投給了秦萍。第一,她演學生;第二,她愛上嚴父型的老師(田豐)。戀父和苦學(芭蕾舞)對人的吸引力均不能被低估,更不要說,三姊妹中以殘缺芭蕾舞老師和三妹妹的關係至為S&M。

《釣金龜》中的秦萍也是最小一個,何琍琍和丁珮名列年齡排行榜上的大姊和二姊。《釣》的大姊承襲《香》中二姊貪慕虛榮,分別在於,這一齣不是悲劇是喜劇。丁珮負責倒瀉籮蟹,三妹秦萍索性改個綽號叫「小可憐」,這個(種)角色的討喜之處,就是方便想被強壯臂彎保護的人對號入座,而有此情結的人本來就多不勝數,誰叫有一種自我想像,叫「我見猶憐」。

秦萍能夠從出道便突圍而出,是公司(邵氏)給她量身訂造了與氣質相乎的角色,不然,為什麼身罹「絕症」的女孩(《垂死天鵝》(一九六七)),因「摔壞」雙腿要靠枴杖行走的少女(《虹》(一九六八)),「失明」小家碧玉(《愛情的代價》(一九七〇))都不作第二人選,就她一手包辦?

但最打動我的一部秦萍代表作,是《十二金牌》(一九七〇)。你知道,傳說中秦萍遇上合適對象之後就毫不戀棧銀色事業,義無反顧踏出邵氏影城?卲老闆大抵也曾發出「追緝令」想要召回旗下玉女掌門人,沒想到我們的秦萍,就像捍衞岳飛的志士般,手中無劍,心卻是鐵鑄的堅定。十五歲當《血手印》(一九六四)女主角,廿一歲以《愛情的代價》(一九七〇)息影。

電影中和現實中的秦萍,似弱還強。

似弱還強的秦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