令我眼前一亮的斷腸劍


  • 邵氏於六十年代開拍《火燒紅蓮寺》系列第二集《鴛鴦劍俠》,男主角桂武,女主角甘聯珠。

  • 紅衣女子從天而降,她是少年俠侶桂武和甘聯珠的守護神,叫紅姑。飾演者,凌波。

  • 《琴劍恩仇》第一個鏡頭就是憂心江湖有事的她(凌波)在彈奏「鳳琴」,那是羣雄爭奪的寶物,抑或「機關」?

  • 《斷腸劍》其實是男主角王羽的戲,但秦萍在片中有着畫龍點睛作用。

《火燒紅蓮寺》(一九二八)是中國武俠片作為類型電影的始祖──不是俠,不會義,是寓探險於尋奇,奇觀的「奇」。早在二十年代,觀眾買票入場,「紅蓮寺」提供的吸引力,就是機關。邵氏於六十年代開拍的《火燒紅蓮寺》系列第二集《鴛鴦劍俠》(一九六五)才開場,男主角桂武,女主角甘聯珠才亮相,已是一腳踩在機關上。一步一驚心,沒有行俠仗義不用提心吊膽。尤其一雙少年俠侶,入世未深,還好屋簷上有紅衣女子從天而降,她是他們的守護神,叫紅姑。飾演者,凌波。

那是已經揚名立萬的凌波,就只有武俠片沒拍過。《火燒紅蓮寺》一連三部《江湖奇俠》(一九六五)、《鴛鴦劍俠》、《琴劍恩仇》(一九六七)都有她,雖然排名上掛的是「客串」,但在後兩部(也就是中集和下集──有種叫法是下集和大結局)的戲分半點不輕,特別是《琴劍恩仇》,第一個鏡頭就是憂心江湖有事的她在彈奏「鳳琴」,而那一隻恍如會武功(主要是放出暗器)的古琴,亦是全片羣雄爭奪的寶物,抑或又是「機關」?

明星負責吸票,機關負責滿足獵奇,提供刺激,邵氏開拍《火燒紅蓮寺》三部曲的決心,明顯是要在日走下坡的文藝片時代裏找尋出路。事實上,香港在那風雨飄搖的六十年代中後期,也不是只有邵氏才拍攝武俠片。那邊廂,粵語影壇早有省靚招牌的《如來神掌》(一九六四)。若說以近代中國武俠片誰開先河排一份座次,《如來神掌》在歷史上確是立下汗馬功勞,再來是邵氏立志打造「武俠新世紀」的旗幟飄揚,《江湖奇俠》之後,《大醉俠》(一九六六)在任何方面均打破了刀來劍往的固有程式。同一年,長城也有《雲海玉弓緣》創下票房新紀錄。到了一九六七,一港一台的經典各自弘揚,張徹挾《獨臂刀》當上香港首位百萬大導,胡金銓脫離邵氏以《龍門客棧》替台灣武俠片奠定江湖也是歷史地位,同時,它又是台灣電影在香港票房紀錄最高的創造者。

從一九六七的武俠片山河歲月中回望一九六五的《江湖奇俠》,一方面是以荷李活為操作模式的製作機構,嘗試在「博物館」中找出古董進行翻新,另一方面,它的新,既如今時今日拍之不厭的美國大片如《超人》、《金剛》、《蝙蝠俠》、《泰山》,但除了技術上「新」,就是彩色弧形闊銀幕,也有「新人事」的新──凌波必須在片中打頭陣和串場子,就是由於主角飾演者尚是「幼齒」,一如不夠經驗的繼承人登上寶座,需要良相匡扶。

王羽和秦萍,在我心目中便是那樣的一對「璧人」。我對秦萍情有獨鍾,一開始,王羽的魅力不可抹殺。只不過,真正讓我眼前一亮的,是《斷腸劍》(一九六七)。

《江湖奇俠》和《鴛鴦劍俠》於當年只是兒童的我,真不知道什麼原因,竟然也懂得分辨「新鮮度」不夠。是到了《琴劍恩仇》,才因為有何琍琍而覺得看點大增。也許是電視上粵語片的《火燒紅蓮寺》看多了,連帶秦萍也覺明珠暗投,不是不喜歡,只是喜歡得來,像一位鄰家姐姐,親切卻不好奇。好奇什麼?千萬別小覷小朋友的人細鬼大,原來小學生看女明星,也會是為了想看見「愛情」。

所以,《斷腸劍》連戲名都先聲奪人。為誰斷腸,怎生斷腸?戲其實是男主角(仍是王羽)的戲,但秦萍在片中有着畫龍點睛的作用──憂鬱、頹廢的占士甸,願意為她犧牲。

令我眼前一亮的斷腸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