張徹的風格轉變


  • 《斷腸劍》的開場,單人匹馬的王羽夜闖奸官的府邸替父報仇。

  • 武功高強的方君兆,張徹用上文藝片小生喬莊擔任。

  • 王羽幽靈般出現在後花園裏,秦萍含羞答答別轉臉。

  • 《保鏢》的李菁美其名女主角,但情感戲都集中在姜大衞與狄龍之間。

《斷腸劍》(一九六七)的導演是張徹,《保鏢》(一九六九)也是張徹的作品。我把兩部出品年份相隔兩年的邵氏電影相提並論,一是導演風格前後轉變不可謂不大,二是女主角由秦萍到李菁,前者在《斷腸劍》中還是名副其實的女主角(第二女主角是焦姣),後者雖然在《保鏢》中是唯一女性,但當情感戲都集中在兩個男主角之間──或,更多目光是被懷才不遇多憂善感的男主角之一褫去了,李菁幾乎是「看戲」比「演戲」還多,因為美其名女主角,觀眾只是借用她的眼睛,再三目睹狄龍與姜大衞,一個陽光,一個憂鬱,把原本三角關係,在眉梢眼角下演成「兄須憐我我憐兄」。

夾在中間的李菁,並沒佔到《祖與占》(一九六二)女主角珍摩露的光榮。她甚至不似《斷腸劍》中的秦萍,讓觀眾代入情(王羽)和義(喬莊)矛盾的她。二人的差別,在於李菁演的是武俠片,秦萍則是在武俠片包裝的言情片裏,繼續施展她的文藝女星所長。

都是張徹作冰人,只是,隔了兩年已然是兩個時代的張先生,不一樣。

《斷腸劍》的開場,單人匹馬的王羽夜闖奸官的府邸,「我父在王江涇大破倭寇,你這奸賊索賄不遂,謊奏朝廷,將我父下獄害死,今天我要替父報仇。」手起劍落,一闋悲歌唱了起來:「壯士報仇夜殺人(畫面是緝拿他歸案的告示),天明逃亡登前程,一劍單騎走天涯(荒蕪野外,白衣少年夤夜趕路),浪迹江湖隱姓埋名(破曉時分,顯得他身影分外孤單),茫茫四海家何處?日暮空山遊子情,丈夫有淚不輕彈,吞聲漫作長夜行。」

那是黃梅調開到荼蘼的年代,張徹多次操刀黃梅調電影的曲詞,還拍過邊唱邊演的《蝴蝶杯》(一九六五),上述的歌詞出自張先生手筆並不叫人意外,有趣的是,《斷腸劍》以今日的形容,就是拍得「文青範」。儘管片中連場打鬥,都只是一招一式一板一眼,唯獨片中有一場方君兆被員外挽留指點千金貞兒武藝一幕,才是當年張徹導演的「戲肉所在」。

方君兆武功高強,但張徹在選角上大膽用上文藝片小生喬莊擔任。貞兒是秦萍,說是女俠,但武功底子不外花拳繡腿,於是在後花園的孤男寡女,名為教授劍法,其實別有懷抱。小姐對俠客說:「你是個好人,我也知道你對我好,可是⋯⋯我心裏已經另外有人了。」再取出收藏的緝兇告示,「你看見過這個?」

一縷紅煙飄過,一襲文氣袍子加身的王羽幽靈般出現在後花園裏。悠揚歌聲響起:「郎如玉(鏡頭由遠至近推至王羽半身),妾如花(脫下武裝換上紅妝的秦萍款款步出),春風桃李少年時,青梅共竹馬(二人會合挽手,秦萍含羞答答別轉臉),(鏡頭一轉,二人已換上短打執劍比劃起來)劍光弄花影,紅裙添花香(說是習武,更像共舞),分花拂柳共起舞,情比那柳綠更長(鏡頭搖到二人身後的柳樹)。一別音容兩渺茫(鏡頭由王羽半身拉後至全身),空庭寂寞日月長,(畫面獨剩秦萍)枉有情堅如金石,郎在天涯何方?何方?」

雖然在骨子裏,《斷腸劍》的主題,仍是兩個男人惺惺相惜──大(俠)哥哥喬莊說是受佳人所託天涯海角找尋她的心上人,無私的他,遇見隱姓埋名的真命天子王羽時,一直要跟他聊天共宿的熱情,教人不得不替不在場的秦萍吃味。但當中至少有點《雙城記》的影子,因為王羽最後的死,是成全秦與喬,到底也在秦萍懷裏,而不像《保鏢》中姜大衞,是水仙的凋謝。

張徹的風格轉變